十麻子上祭

特咪君 2017-11-13 241浏览 0评论

十麻子上祭

十麻子到邵阳去,在巨口铺打中伙,看到一大户人家在上祭,便问店老板:“这是死的什么人” 

 

  店老没好气地说:“死了一只老老虫(注:老虎),还有一只少老虫!” 

 

  十麻子还想细细询问,店老板火了:“他又不是你干爷老子,你寻根究底干什么?”十麻子把惩治少老虫的想法讲给店老板听,店老板高兴地把这户人家的底细全告诉了他。 

 

  十麻子打完中伙,便办了祭礼,穿上素服,去这家上丧。礼生导引拈香跪拜如仪。 

 

  当听到“三献礼毕,兴”的时候,他故意将礼帽掉到地上。他不用手去拾,却用脑壳去“筒”,弄了满头线纸灰,礼帽被筒到香案下去了,烧了大半边。在一旁跪着回礼的“少老虫”再也忍不住,“扑嗤”笑出声来。 

 

  十麻子一听发怒起来,左右开弓,一连打了他四个耳光,躁气冲天地说:“打死你这个无天无地无君无父无规无伦无理的畜生,你想起什么好笑,你倒说说看?想当初,令尊乃与我结交,来不打米,出不分家,我俩换金兰,拜把子,‘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谁知他先我而亡,今日上祭,我痛不欲生,恭不拾帽,不想到你倒十分开心!”说毕,把浸过辣椒汁的手往脸上一揩,哭倒在灵前。他起身时,看到孝子没有旁跪,又赏了他几个耳光,一迭迭声要开祠堂族长会,进县衙禀知县,吓得“孝子”左一声“世叔”,右一声“开恩”,旁人劝的也有,笑的也有,骂的也有,千人千态,千口千腔,好不热闹。 

 

  礼生好劝歹劝,把他连推带扯,请进堂屋,十麻子余怒不息,只吃了半碗饭,三匙燕窝汤,不吃什么“龙肝凤胆”了,要强拉这忤逆不孝的畜生去见县太爷。 

 

  最后,孝子跪在尘埃,磕头出血,管家用金盘子恭奉白银五十现两,孝家铳炮喧天,鼓乐齐鸣,送这位天上掉下来的“世叔”出门。 

 

  十麻子给了饭铺银子十两,把三十两散给当地穷苦无靠的人,他搭裢里还余下十两,高高兴兴,唱着无名小调,到宝庆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