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麻子逗美人

特咪君 2017-11-13 141浏览 0评论

十麻子逗美人


清末民初,兵荒马乱。保庆府也一派萧条,十麻子领着他一伙丐帮小兄小弟也十天半月不沾油腥边了,一干人腹中饥枯,围着饭堂面馆、大户人家门前直兜圈圈。

 

  这天十麻子百无聊奈,倚靠在一家陈姓的老爷门口,眼望着陈老爷家杀猪宰羊为千金爱女订亲设晏,涎得十麻子口水长流;腹中犹如万马奔腾,欢叫不已。

 

  一伙来陈老爷家赴晏的富豪哥们,见到十麻子如此模样,便合计着要戏耍他一番。于是一个岚少爷冲十麻子笑道:

 

  "十爷也来赴晏吃大户啊。"

 

  十麻子正在咽口水,忙答道:"爷们,给我端点残汤剩饭充充饥吧,你会有大富大贵、发子发孙的......"

 

  岚少爷正色道:"岂此残汤剩饭?有大鱼大肉的丰晏等你去大吃大喝呢,就看你有不有这吩口福了。"

 

  十麻子双眼发亮,紧接着问道:"在哪儿呀,我可有几十个兄弟几个月不曾饱腹了呢,求求少爷快救我等一命,您日后必有......"

 

  岚少爷急道:"你纵然有千军万马,少爷我也包你在保庆府上等酒楼吃足山珍海味。不过有个要求,你达不我的要求你如何认输呢?"

 

  十麻子饥不容思,脱口便道:"我输了吃狗屎也罢,您吩附吧,要我干啥?"

 

  岚少爷道:"行!一言为定,你输了就得召集府内所有丐帮到沙子坡当众吃狗屎。至于这条件也并不难。"

 

  十麻子心都窜到了嘴里,哇哇直嚷:"少爷你就快说吧,我心里急着哩。"

 

  岚少爷这才道出条件:"这陈老爷的掌上明珠今日订亲,本应眉开口笑,你瞧她冷若如冰;紧绷着脸不露一丝笑意。陈老爷夫妇急傻了眼,你能把她逗笑了,酒晏由我为东。"

 

  十麻子笑道:"这个非难!"

 

  岚少爷又道:"光笑还不算,接着必须朝你破口大骂,这才有趣呢。"

 

  十麻子道:"这个更易。"

 

  岚少爷接着道:"现在就开始,太阳西下为限。若何?"

 

  十麻子连连应诺。

 

  赌局开始了,门口留下十麻子,岚少爷一伙就走开闲逛,不时窥探着这边的动静。

 

  陈家千金端坐在门旁绣花,聚精会神目不斜视。据说这位小姐生性内向,不苟言笑;要她启齿开腔比登天还难。因此岚阔少一干人才下此重注呢。

 

  十麻子在陈小姐几步外来回踱着,绞尽脑汁设着法儿,无奈那小姐头都不抬一下。几个时辰眨眼就过去了,太阳就将西沉;十麻子又饥又急,豆大的汗珠顺着两腮直往下淌。

 

  突然,从街头溜过一条大黄狗,围着十麻子直嗅那满身的汗臭。不禁使十麻子计上心头,赶紧朝大黄狗双脚下跪,打躬大拜,口里直叫唤道:

"我的父亲大人,您老家怎么才来呢?"

 

  那狗见十麻子猛然一跪拜,惊吓得慌忙逃窜而去。却说那陈小姐正好看见这一幕,"扑吱"一声开怀大笑起来。十麻子一见陈小姐笑了,大喜。转身就朝陈小姐四肢腑地大拜几拜,口中念道:"我的母亲大人啊,您老人家还不笑,我就饿死也只有狗屎吃了哇......"

 

  陈小姐一听,大怒。破口骂道:"不得好死的臭叫化子,发你短命的疯啊!"

 

  于是,当夜在保庆府著名的东塔酒楼上,老少近百名叫化子大饱口福,比过年还丰盛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