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麻子挑米

特咪君 2017-11-13 294浏览 0评论

十麻子挑米

从前,有个外号叫"十麻子"的人,性情开朗且风趣幽默;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其中有一则"挑米"蛮有整理出来以飨读者的必要。[挑通担读跳]

 

  话说有一天,十麻子因家里穷得摘不开锅盖了,无可奈何之中,只好去找老爷挑担米回来充饥。

  

  此老爷是当地有名的吝啬鬼,左邻右舍人人恨他。只是苦于奈何他不得而已。这个时候突然见十麻子来找自己挑米,两只鼠眼直打圈儿,心想这十麻子名为挑米,实为乞讨。他穷得叮当响,三十多岁了连女人都娶不起,叫化子都不如一个,将米挑给他?岂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十麻子也晓得自己是在老虎口里拔牙,但又别无良策,便尽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态说:"老爷,您就行行好吧,我就要饿死了,您就挑担米给我救救命吧……"老爷的脑壳在高速计谋,心想对付十麻子宜软不宜硬,于是就给他出了道难题,让他自个告退:"嗳哟,十麻老弟要挑米么?好说好说;不过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如果达不到这个条件,就只好请老弟另外求人去了。"十麻子心里犯着嘀咕:这老鬼今儿出啥坏主意呢?不妨让他说出来听听:"老爷,只要您肯挑米,啥条件我都答应,您说吧。"老爷拨了拨山羊胡子,慢吞吞地说道:"那你就用跳蚤、臭虫、虱子组成一个故事,故事必须十分精彩、实在;又不准乱编,总而言之,必须让我满意,然后根据我的满意程度,再决定是挑还是不挑米的事儿。"十麻子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把故事编出来了:"这个么?老爷请听好啦,话说康熙四十八年仲夏的一天,康熙爷下江南夜宿海宁,但这个地方跳蚤、臭虫、虱子成堆,吸人血、扰人眠;连康熙帝也不放过。夜间,那"孤家寡人"与江南美妓渡过雨云之情后,正准备进入梦乡,忽听得床褥下一阵吵闹。康熙爷拉闷极了:是些啥玩艺在争吵不休而打扰朕安歇呢?于是就掀开褥单仔细一瞧:哦,原来是一只跳蚤和一只虱子在争得面红耳赤,大出打手……经过一番观察,康熙爷终于弄懂了原由,它们为的是一个蛋(卵子),跳蚤认为是它所生下的,但虱子说什么也认为是它亲自所产。这就关系到这个蛋孵出的崽属谁的重大原则问题,双方各执一词毫不妥协,因而就充满了火药味,康熙大帝也就无法安歇了。

 

  "弄清了原由后,皇帝老子心想:任凭它们这样争吵下去可不是办法呀,于是便从中劝道:'喂喂,二位休得喧哗,这样僵持下去你们伤神、朕也不得安宁。你们的民间纠纷平时由何衙门管事的呢?'跳蚤和虱子异口同声回答道:'这事由臭虫大王分管。'康熙笑道:'那么二位去臭虫衙门击鼓鸣冤罢,当堂审理,服从判决才是良民呢,去吧。'跳蚤与虱子听后认为言之有理,于是双方同意服从臭虫大王的裁判。在臭虫府击鼓三声,臭虫旋即披挂升堂,听完二位当事人的陈述后,重击惊堂木大声喝道:'区区小事,斗胆击鼓;本府理应拒审,但碍于当今皇上之佛面,略显本大王之呕心于庶民,特判决如下:'此蛋孵出的崽如跳,乃必跳蚤之儿郎;此蛋如孵出不跳便是虱子之崽是也;若是孵出的崽要跳不跳……嘿嘿!必是本府生活作风一时之冲动而留下这孽种,自然就是我臭虫大王的崽了,此乃为终审,退堂!' "话说皇上听完臭虫的判决,不禁惊呼'妙、妙、妙裁!准奏,不得反言。' "争吵平息,帝王入眠。故事也就告终。"十麻子满脸堆笑,小心翼翼地接着说,"老爷您挑米倒是挑还是不挑呢?"吝啬老爷一思忖:……挑、不挑、要挑不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