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麻子发财记

特咪君 2017-11-13 47浏览 0评论

十麻子发财记


  雪峰山下有条河,源于桂境飘往八百里洞庭;眼下正是春雨直泻不息,山洪齐发,这河水猛涨大浪翻腾,气势汹猛。   在河流的中上游有一个千古名镇,这就是明末清初就名扬四海的宝庆府。赖于滔滔河水,宝庆码头历来异常繁荣,这里聚集商贾豪杰;三教九流无奇不有。时近清代光绪年间,这码头兴起一个令上至官府衙门、下达庶民百姓心血沸腾的行当——抽彩!好一些押注赌徒瞬时之间腰缠万贯,青云直上;这自然只是一小撮而已,不过其头彩的吸引力巨大无比,这样就使人们鬼使神差般涌向彩铺;从早到晚络绎不绝。   当时宝庆码头下游不远处有个叫“状元铺”的小村庄,村里朝朝代代“状元”气都没有闻到过,祖祖辈辈“叫化子”却一茬接一茬地繁殖不休;到了这“抽彩”行当盛况空前的时季,“状元村”出了个名震八方的“大腕”级“叫化子”——十麻子。所谓“大腕”,乃知名度也,因脸上天生十个坑坑点点而得此大名;这方圆几百里是家喻户晓,老幼皆知,谁家的婴儿夜啼不休,只要大人说“别哭别哭,十麻子来了”立马止住啼哭。 


  污秽不堪破衣烂衫的十麻子长年累月提着他的那只讨米竹篮,竹篮内一只碗一双筷,偶尔捡个破破烂烂的也靠这竹篮收藏。此篮成了他的宝物,也是他的全部家当。   有一日,一个中了小彩的客官扔了一块光洋给十麻子,他乐得癫癫疯疯将光洋藏于竹篮之中。有个路过的好心人见了,对他说:“十麻子,你何不将这块光洋去抽彩呢?要是中了头奖,你的子子孙孙就不要当叫化子了呀。”十麻子一听,心想在理儿。于是提着竹篮便朝彩铺跑去。   彩铺门前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彩民,十麻子在外层的屁股后瞧不见里头的热闹,心里很是犯急;突然心生一计:他跑到小巷转弯处提来一只马捅,来到彩铺门前故意一个趔趄就将马桶打翻在地,瞬间一股恶臭四溢,人群纷纷捂鼻躲避,十麻子趁机从篮底取出光洋,大摇大摆朝彩铺正堂走去。   “哟喝,,,,臭叫化也抽彩啊?”铺里的伙计吆喝着。 

  “嗯罗,,,,十爷我讨米讨得不耐烦了,中个头彩买个县令玩耍玩耍。”十麻子一本正经,将光洋往柜台上一掷,“全买了!”彩铺伙计捧过彩牌箱,对十麻子道:“抽吧,头彩还在里头哪。”十麻子面对密密麻麻的彩牌发愣,心里“突突”直跳,一块大洋够他吃喝一阵了,难道就这般摸一下完事儿?没抽出过啥彩儿,甭说进酒馆,检半碗面汤也过小年哪,想到这,伸向彩箱的手抖抖簌簌,眼神瞅住伙计手中的那块光洋,,,,,,“你到是抽不抽呀,后头的人候着哪!”彩铺伙计眸出了十麻子的心思,便道。 =$HF$~1   十麻子毕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咬牙便将手扑向彩箱,“嚓嚓”两下抽出五份彩签;一根,空白。二根,同样;三,,,,,,四,,,,,,啥也没有!   十麻子全身浸出汗水,离他三,四步远也臭不可闻!他的心缩紧了,双手捂着最后那支彩签发抖,,,,,,他磨磨蹭蹭打开第五支彩签,,,,,,天啊,一只龙爪!!!   “十万!,,,,,,十万大洋!!”十麻子歇斯底里地啕叫道。 -   彩铺大小老板和四周的人群不顾他身上的恶腥味,无数双眼珠睁得像灯笼似的,没错!是“龙爪”,十万大洋的头彩!   十麻子将“龙爪”签插入竹篮中沿街一阵狂奔,嘴里呼喊着:“我——当——县——令——啦——”大街小巷的市民以为他又发哪门子疯癫了,没有几个去顾及他。   兴奋不已的十麻子一口气跑了几里地,跑到了河心的石桥上,他望着滚滚奔流的江水,犹如自己此刻的脑海;想着马上要扬眉吐气地做人上人了,如今再也不需要这只讨米篮子了的,于是他拎起那只昼夜相伴的破玩艺,猛地几个转身——将讨米篮扔向汹涌澎湃的江河之中,,,,,,十麻子好一会儿才定下神来,他想先去领出大洋,暂且将这上上下下的老老少少叫化子请来好酒好菜饱攴一顿再道下文;他就定下了主意往彩铺走去。   彩铺门前依然人群如集,老远瞧见十麻子走了过来,投向他的目光全然不同半个时辰以前了。


  “十爷您好。”“十爷来啦。”作揖的、打躬的、满脸堆笑的,,,,,,十麻子被恭维的不好意思起来。   “十爷,您这就支大洋吗?”彩铺伙计双手将十麻子扶进正堂坐下,敬上香茶,笑容可鞠地问道。 


  “嗯罗,今晚上我要大宴宾客!”十麻子道。 

  伙计躬着腰,将手伸到十麻子跟前。 "

  “么意思?”十麻子不解其意,问道。 ,

  “您的彩签呢?”伙计小心翼翼地答道。 

  “啊,,,,,,,那玩艺我,,,,,插入篮子里了,,,,,,”十麻子又发凉了。结结巴巴地道。   “篮子呢?”伙计问道。 

  “我扔到大河里,,,,,,,里去,,,,,,了,,,,,,”十麻子双脚发软了。 

  “天生你是个叫化子!快出去,臭死人,,,,,,,”“我还搭上全部家当呢,,,,,,可惜了,,,,,我的讨米篮子,,,,,,”


上一篇 十麻子打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