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麻子故事之一: 新化草坪

特咪君 2017-11-13 55浏览 0评论

十麻子,姓徐,名十,新化县桃林人。幼时因出天花,在脸上留下十粒痘疤而得名。他生于明末崇祯年间,相传和该县上田的刘大力两人是天子山下一个未出世的皇帝的文臣武将,徐年仅三十即死。  徐父徐义生,母肖氏都染时疫而死。徐十年仅四岁,由舅父肖福才收为己子。七岁,舅父死后,替财主家看牛,相传被虎叨去,与虎同穴居住十余日未死,后为一樵夫所救。  十麻子自幼聪颖机智,能说会算。地方上人一有事,多半请他商量策划,他亦乐于效劳。但对豪富之家,则以嬉笑怒骂戏谑之,至今有许多趣事流传在民间。

十麻子故事之一: 新化草坪


新邵县的巨口铺附近,有一块大草坪,叫新化草坪,相传是十麻子争过来的。 一年夏天,十麻子从桃花坪买回一条黄牛,行了半天路,恰好来到这块草坪上。十麻子看到这里有一颗大树可以躲荫,就把牛牵到树下,放了牛,一来让牛吃吃青草,二来自己歇歇气,抽袋烟。这时,对面走来一个生八字胡子的人,指着十麻子气呼呼地说:“你的眼睛藏到裤裆里去了,没有看到这块招牌吗?” 十麻子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果然见树上钉着一块“此地禁止放牛,违者罚款两百文钱”的告示牌,便连忙站起,陪着笑脸说:“老哥,我是过路人,不识字。对不起,我马上把牛牵走。”   “哼,这就想走?赶快交两百文钱来。” 十麻子忽然记起人家说过这人是个地痞,是专门仗这块草坪对过往的牛客敲诈钱财的。想到这里,不免心中发怒。但转念一想,觉得人在外乡,不可造次。便从衣袋内数了钱给八字胡子走了。 回到家里,十麻子和经常赶牛卖的伙计们想了一个主意,请来石匠,打了四块碑,碑上都刻着“新化徐姓祖山”六个字,一伙人连夜送到草坪上,在东西南北挖了四个深坑,放下石碑,每块碑上撒上一泡尿,放上一捧食盐,然后埋上土走了。 第二年秋天,十麻子和一伙新化老乡,又从桃花坪赶牛回来。到了草坪,故意放牛吃草。那个八字胡子认为这回捞得一大笔钱了,气势汹汹走来,和十麻子争了起来,官司打到宝庆府。 地界争执,事关重大,府老爷决定亲自勘察。 在府老爷来勘察的先天,十麻子买了一担麻饼,挑到草坪附近的人家,给每个小孩发饼子两个,并告诉他们,如果明天一听到大路上有锣声,就结伴大喊:“到新化草坪看把戏去!”小孩子家有东西吃了便什么都照着干。 第二天,开路的锣声一响,知府老爷在轿子内就听到蛮多细伢子“到新化草坪看把戏去”的喊声,心里便认为是八字胡子多事。继而挖出石碑一看,碑上都生满了青苔,断定是很久就埋下的界碑,便把这块草坪断给新化了。 十麻子跪地谢恩说:“老爷,这里离新化远,我们斗八字胡子不赢,就怕您的轿子一走,他又不服您的判决。”那府官一听觉得有理,就亲笔书写了“新化草坪”四字,签上自己姓名,要十麻子用石碑刻了立在草坪中间。这“新化草坪”的称呼一直沿袭至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