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乾隆与马口坳的故事

特咪君 2017-11-13 200浏览 0评论

湖南新化县桑梓镇鹧鸪村七组所在地叫“马口坳”,是远离村中心的边陲地带,一线红壤山脉由北而来到这里遇江而止。其西南面是鹧鸪管区的青山村,两地有一九曲江相隔。马口坳是一个依山傍水,十分幽静的地方,曾有隐士在此居住。现在仅住有谢、钟、杨、李、肖等五姓十余户人家,是真正的“五门杂姓”之地。在很久以前,这里没有地名,马口坳一名的由来,牵扯到两位历史名人。一位是人文始祖黄帝,另一位是才子皇帝乾隆。


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当年黄帝“南至于江,登熊湘”。黄帝下江南到大熊山不是游山玩水,而是有政治、军事目的的。他当时与炎帝打了多年仗不分胜负,有术士建议说:黄帝属金,是黄色龙;炎帝属火,是赤色龙;蚩尤属水,是黑色龙。所以只要找到炎帝所属的那条赤色龙脉,并将其切断,炎帝必败。又有南方部落酋长报告说江南的梅山有赤色龙脉,于是黄帝才来到了古梅山。黄帝一班人逆资江而上,在白溪登岸上大熊山顶,极目远眺,见两条如蛟龙般的山脉一左一右蜿蜒而去。从裸露的山峦看,左侧的山脉是赤色土壤,右侧的山脉是黑色土壤。赤色龙与黑色龙同时找到了,黄帝十分高兴,便下令先切断黑色山脉,接着循赤色龙脉而来。从圳上过吉庆,走坐石,入桑梓的鹧鸪管区,只见赤色土宽处有里许,窄处仅数尺,宛若一条时隐时现的赤色火龙,黄帝好不惊奇!便沿着赤色土壤继续南行,从沙田村的康家坳过九亩垅,翻过车印垴,爬上岩帝垴,赤色土壤突然消失不见了。黄帝找到东面的扬风垴,南面的霸王垴(据说项羽到梅山组织义军时在此山露宿过一晚,因此得名),西边的石固垴都没有赤色龙的踪迹,黄帝好生奇怪。身边的术士又提醒黄帝:“炎帝属火,火怕水,你看前面有一条九曲清江横卧在那里,赤龙自然不敢过江,只好缩头了。”黄帝定眼一看,果然有一条清江如“S”形流经马口坳。听了术士的解释,黄帝心已坦然。因是一路快马狂奔过来的,此时马口已冒烟,人口亦干渴难忍,便放马在清江的深潭处痛饮一番,不想激烈运动后饮凉水导致马牯中暑,顿时暴亡。黄帝失了坐骑,好不痛心。随从安慰黄帝:“赤龙遇此水而止,白马喝此水而亡,想必这是天数。赤龙既已止,不再兴风,我们亦可放心。马既已完成使命,亡亦所值也”。黄帝便含泪将白马埋在潭畔,并在马坟旁植一柘木树作为标记,以后柘木在此长成了一大片。但这儿的柘木与别处不同,其刺特别长,其叶特别红,称为“红柘藜”。从此,这潭就叫“柘藜潭”。黄帝策马停留的最后一个赤色山头就叫“黄帝垴”。此山之北叫“黄土湾”,湾旁之丘是黄帝在没有坐骑之后改乘车舆,走时在此留下了车轮印痕,所以叫“车印垴”。黄帝垴之左是黄帝策马扬鞭的山头就叫“扬鞭垴”,后来叫“扬风垴”。整个这一大片地方就叫“黄马坳”,意为黄帝饮马的地方。


斗移星转,历史又走到了清朝。清朝有一位长寿、才华横溢而又好游山玩水的乾隆皇帝,他曾数下江南,其中一次就到了梅山腹地新化县。据《清通鉴》载:乾隆二十七年(1762)三、四月间,乾隆在第三次南巡中,有27天没有具体行踪记载,可能微服私访了梅山硐天。在《清史稿?高宗本纪》中可以看到,乾隆于1762年三月甲午日到了杭州,已未日祭了明太祖陵,四月庚午日检阅了高家堰,癸酉日检阅了徐州河坝,庚辰日祭孟子庙,辛已日谒孔林,已丑日送皇太后上船,以后不见行踪记载。五月辛丑日,也就是送皇太后之后的第13天,突然出现“赈湖南武陵等四州县上年水灾,并免额赋有差”的记载。从五月、闰五月、到六月初,计65天又再一次无行踪记载,只有处理事务记载。直到六月壬寅日才“召此次南巡接驾休致之编修沈齐礼来京”的记载。据悉,在这78天里,乾隆公私兼顾到湖南来了。先游览南岳衡山,写下了《游南岳》一诗:“祝融峰上几千秋,山自青青水自流。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红日滚金球。远看西北三千界,近睹东南八百州。好景一时观不尽,天生有份再来游。”从南岳到宝庆(邵阳),了解到湖南先年许多地方发了水灾,便在途中下圣旨,发给武陵、宝庆、常德等处赈灾粮款,并部分免除当年的赋税和差役。从宝庆顺水而下到了新化,听说有“朱溪、白溪,人文蔚起”的民谣,便决定考察这两条以颜色命名的溪水流域。首先访朱溪,从资江狮子山处插入青峰河。青峰河的正式学名叫朱溪,因源头锡矿山的铁矿丰富,地下水冒出来都成红色,所以得名朱溪。但朱溪中段却九曲肠弯,所以又叫九曲河,或九曲江。乾隆乘船逆水而上,穿过聚星风雨桥,驶过八亩垅口子,转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弯到了黄马坳的码头处,又要再转一百八十度弯往前。因再往前水太浅,大船无法入,乾隆停船问当地人这是何处,回答说是黄马坳,是当年黄帝饮马的地方。乾隆一听大吃一惊,定神一看,自己的船正停在形如马口的地方,便赶紧后退到转弯处的深潭处泊船。抬头北望,这地形确实象马头,石固垴与霸王垴是两只马耳,岩帝垴是马脑顶,一块坡地斜向河边,宛如一张神马的嘴在饮水。“黄帝在形如飞马的地方饮马,真是天地之巧合”,乾隆与左右说。随从附和着:[FS:PAGE]“巧合,巧合。”乾隆决定祭奠一下黄帝,但缺供品,乾隆见急水滩处有鱼在跳,便命人去捞,不一会儿功夫便捞上一、二斤。见此鱼身长体薄,鳞片有红绿条纹,嘴宽眼大,大家不知叫什么名。乾隆说:“此鱼既然喜欢浮在水面戏水花,就叫‘浮花鱼’吧。”乾隆携鱼上岸,在潭畔找一块大石头当祭台,摆好祭品,便读刚写的《祷告黄帝文》。因文中有“黄帝功皇皇,鞭饮九曲江。我今泊马口,仰望跻苍苍”句,人们就把这地方由“黄马坳”改名为“马口坳”,乾隆泊船祷告的地方便叫“君祷潭”,意为君王祷告的地方,乾隆祭黄帝所用的“浮花鱼”被喻为“御封鱼”,从此在这条小河上特别地多起来,无论怎样捕钓,怎样用药毒,都搞不尽。浮花鱼已成为此处特产。


乾隆祭完黄帝,又突有所感,挥笔在石头上题了一首诗:“千里访梅山,名人足迹鲜,不期轩辕至,策马赤龙间。”意为我不远千里来到神奇的梅山硐天,却历史名人的足迹罕见,他们都不愿到这“荒蛮之地”来,尽管如此,但我却意外地发现了轩辕黄帝的足迹,他策马扬鞭在梅山的赤色土壤间考察过。题完诗,乾隆又想,黄帝在此留下痕迹,自己“到此一游”也要雁过留痕才行。他见当地乡民正在用人力水车从九曲江往两岸车水抗旱,便将在其他地方学到的“水推自动水车”技术绘成草图教会乡民。乡民便在“马嘴”处用松木打桩筑了一座拦河坝,将水堵进了河一侧的水槽,在水槽上架了一个用木头做的大圆轮,圆轮四周捆绑了许多叶片和大竹筒,水推叶片使大圆轮转动,圆轮转动使竹筒吃水,圆轮再转动把竹筒舀的水提升上来倒在接水木槽内,木槽引水进田灌溉庄稼。圆轮在水的推动下不断转动,竹筒也不断舀水上来,如此反复,无须人力帮忙,与现在水轮机原理无异,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发明创造。因梅山闭塞,这一引水工具在此之前尚未引进,乾隆介绍了这一先进生产工具,使梅山人获益匪浅。为了纪念乾隆的这一功绩,马口坳人将这自动水车叫做“筒车”,取乾隆皇帝“隆”字的谐音。从此以后,九曲河上慢慢筑起了多座筒车坝,外面的船因坝拦而不能进河内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村里想在马口坳的筒车原址建一座水轮坝用于抽水抗旱,后因搞“文化革命”无人管了,工程半途而废。


乾隆在走之前,当地人请乾隆一行午餐。一小姑娘忙前忙后为他们埋锅造饭,末了又为乾隆斟酒。乾隆嫌水酒太冷,又嫌倒酒太慢,便戏了一联:“氷冷酒,一滴二滴三滴。”意为“氷冷酒”三字分别是一点水,二点水,三点水的偏旁。又借指倒酒时一滴二滴三滴地倒出,不畅快。这是十分难对的对联。不想小姑娘嘴往窗外一呶,立马对出了下联:“丁香花,百头千头萬头。”(“氷”是“冰”的异体字。“萬”是“万”的繁体字)。乾隆一听,大为惊奇:“丁香花”三字的头部正好是“百”之头、“千”之头、“萬”之头。是十分难得的妙对。乾隆正想夸赞几句,不想姑娘又开口了:“老先生喜欢对句,我今有一上联请教下联:鹧鸪鸟,鹭鸶鸟,鸟鸟翔千里。”乾隆张口结舌对不上来,只是一个劲地说:“小女子尚如此,须眉更可畏。朱溪流域真乃人才蔚起之地也。” 小姑娘父亲忙说:“丑丫头算不了什么,‘桉木安能做案’,不过雕虫小技而已。”乾隆一听,更为恼火了:老头子不经意间抛出的“桉木安能做案”更难对。联中既有折字和拼字,又有同声、同韵字,还有同调与不同调之分。乾隆怎么搜肠括肚也对不出来。环视几个进士出身的随从,他们也是面面相觑,无可奈何。众人只好匆匆吃口酒饭,悻悻离去。后来乾隆差专人从京城送来了对小姑娘的下联:“鯸鮐鱼,鳗鲡鱼,鱼鱼跃万涛。”(鯸鮐鱼是河涿的别称,鳗鲡鱼是白鳝的别称。)而对于“桉木安能做案”,乾隆到死都未能对出来。


据说乾隆从马口坳打转后从资江去了白溪,在白溪吃了一顿美味的豆腐,在店内题了“走遍天下府,白溪好豆腐”的词后又上了大熊山,为一古寺写了一副楹联:“十里屏开,独标清胜;熊峰鼎峙,半吐精华。”然后过洞庭至湖北,免了湖北部分府县的皇粮国税,再回銮京师不表。而马口坳这地方,因种种原因,长久居住的居民不是很多,人丁一直不怎么兴旺,因此知道这段历史故事的人亦不是很多,只知道叫马口坳、柘藜潭、君祷潭、黄帝垴、黄土湾、霸王垴、扬风垴这些地名。


发表评论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