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凼与满竹凼的由来

特咪君 2017-11-13 166浏览 0评论

爆竹凼与满竹凼的由来

    在古时候,四川有一个著名的地理先生,人称杨祝明先生,对《水经注》、《堪舆学》之类研究得很透彻,特别是看阴地十拿九稳。有一年,他带一个徒弟出门探地,从昆仑山开始往南探,徒弟走阳地,杨祝明先生踩阴地,一路踩过来到了古梅山硐的资江中游的南台南地界,只见从北而来的龙脉突然在这儿抬起了龙头,一峰突兀而起, 昂首欲饮资江之水(地点在北塔的河对面,今天的梅苑勤二村境内,现在叫“天子山”)。通过观察,发现龙头前“日有千人拱手(过往船只的船夫双手划浆如作揖拱手状),夜有万盏明灯(新化县城内居民的万家灯火)” 。特别是在一处座北朝南的地方,远看有王者之气,近看如金椅宝座,从堪舆的角度看,不仅藏风、卧水、纳气、旺砂,而且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四向有龙穴之态。又明堂开阔、平台多重,对向为马鞍山的笔架山——此处为“龙穴”无疑!杨祝明果断地下结论。为了应证龙穴的真假,杨祝明折了一枝花插在龙穴处,说:“明天如果花枝能生根则是真龙穴,反之则是假龙穴。”不想杨祝明先生师徒的对话被一个躲在荆棘堆里打鸟的猎人听到了,等杨祝明师徒走后,猎人将杨祝明插的花枝拨掉,代之以草叶。第二天杨祝明师徒再来此处看时,见昨日插的花枝变成了一株茂盛的草,心知有异,便道:“此地不发,是无天也;此地若发,是无地也。”(后人认为这天子地被杨祝明先生的这句话断坏了,这是后话)。等杨祝明师徒走后,猎人也上山去看“天子地”,见昨天他亲手插的草叶已枝繁叶茂,根系发达,知道这是一块“真龙天子”地,便盘算如何占有这块宝地。思来想去,为了使自己家里早出帝皇,他决定将生母搞死下葬。随即回家,骗母亲与之舂米,将母亲活活打死在碓臼里,猎人连夜将母亲的遗体埋在龙穴中。

    不久,猎人的妻子怀了孕,谷仓里开始翁翁叫。猎人自知龙穴葬准了,便将谷仓紧锁不让外人看。真龙天子被怀孕怀了三年,只差六个月就要解怀了,谷仓内的响声愈发大起来。一天,猎人的舅舅来看望外甥,见仓内响声大作,甚是好奇,要求打开看看是个什么东西在叫。开始猎人死活不肯开仓,后来舅父发火了,猎人只好从命。俗话说:娘亲舅大,父亲叔大。谁叫他是舅舅呢?可当把谷仓门刚打开一条缝,一支闪闪发光的金箭呼啸而出,直往京都方向射去,但没有射中皇帝,只射断了金銮殿的一根柱子。皇帝吓坏了,立即请军师推算。军师算后惊呼:“不得了了,要出真龙天子篡位了!”军师要皇帝马上派人到江南查找一个扛蓝旗的孕妇,并将其杀了。于是皇帝派出了若干路人马到江南来查访,其中一路来到梅山腹地,发现一个孕妇正用锄头把凉晒一个蓝色对衿衣扛在肩上往家走。原来猎人的妻子在地里劳动时身上溅了泥巴,回家时顺便将上衣脱下来在坝凼里搓了一把,摊在锄头把上晾晒,其状如蓝色的旗帜。不想遇上了官兵认定她扛的就是蓝旗,于是将她杀了,并将胎儿剖了出来。孕妇肚子一剖开,从其肚内跳出一个光溜溜的小男孩,与官差对打了一阵死去,临死时对官兵说:“只可惜我没有呷娘三口奶,如果我呷了娘的三口奶,我定要与你们大战一场!”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在新天子孕育的同时,在梅山大地也孕育了一批文臣武将,真龙天子被杀,这批人也自然成不了气候。在青峰河与资江汇合处的西岸(今青峰村一组二组),当时满山遍野都是南竹,“天子胎”被杀后,一夜之间所有的竹子全爆破了。据说每一个竹节都有一个人骑一匹马,只不过因时候未到,所有的人只跨了一只脚到了马背上。这一大批兵马就是为新皇帝打江山的,只可惜早开了仓门泄露了秘密而帝死腹中,所有兵马也未能派上用场,一夜泄气而爆死竹山。从此,这地方就叫“爆竹凼”。据说,从此以后这儿再也栽不活竹子了,就是裁活了也不长笋。

    从爆竹凼往南有一座雄伟的狮子山,它一山坐二河:南面的资江和东面的青峰河。在狮子山陡峭的山崖上,当地居民每天早上可以看见一美女端坐在山岩上以江水为镜整妆梳头,据说这个美女就是新天子的皇后。自从爆竹凼的竹子爆破了以后,这皇后就跳进资江自杀了,其灵魂化作了一座美女山,现在南北武馆旁边的山崖如果不是近年放炮开山取石破坏,那美女山的形象还真的维妙维肖啦!皇后跳水后,原来清沏的清峰河突然变得浑浊起来,人们就叫这条河为“清浑河”,意为先清后浑之河。后来才改叫谐音“清峰河。”

    当猎人的妻子怀了真龙天子后,资江水位提高,满竹凼里变成了一条河汊内湖,每到晚上,人们可以看到有四十八条战舰在湖内操练,这就是新王朝要用的运兵船和水师兵舰,新天子孕死腹中后,资江水突然消退,游弋在湖内的巨舰全部搁浅不能动了,四十八条舟漫漫腐烂变成了小山包。从此,这儿就叫“满舟”,意为停满了舟船的地方,后来又叫“满洲”,意为这儿有许多的洲(48个水中山丘),近来就写成了“满竹”,取“满舟”的谐音。

    辅佐新天子的军师出在科头的桃林,外号叫“十麻子”。因天子未能出生,十麻子的聪明才智也无用武之地,落了一个行一辈子骗的结局。关于十麻子的故事,讲起来有几箩框,这里不展开讲。

    带兵的左右元帅出在燎原的上田垅里,两人力大无比,也因不能派上用场,只好作贼偷东西维持生活。可是因个子高大、饭量大,小偷小摸还不行,只有偷大牛大马才能填饱肚子,偷完了近处的再偷远处的。有一天夜里其中一人偷了一条牛放在肩上扛回去,因牛脚上有牛屎,便抱着牛身让四只牛脚在一条小溪里悬空拽拉清洗牛屎。不巧被一个熟人路过看到了,问:“你扛一个什么东西在洗呀?”这人灵机一动,回答说:“我扛的是一条风车,从亲戚家借来车谷的。”从此,“扛风车”就成了“作贼”的代名词。在下田垅里这一带现在都忌讳“扛风车”这一词的。不信,你去试试看,看不被挨骂!

    后来人们评价“出天子”这件事时认为:地是真龙地,穴也葬准了,只是猎人打死母亲葬龙地有伤天理,所以注定是出不出天子来的。这件事告诫后人,葬了好地,还要有好良心才行。为此,笔者在2004年农历五月初五沿资江泛舟路过天子山时曾写了一首七律评价它:

                 民间早有一传说,天子山中聚天神。

                 着道地仙寻穴位,丧良猎户害母亲。

                 三年已得真龙孕,六月尚差假帝君。

                 乱草稀稀空石墓,南柯美梦柱贪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