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化天子山传说一

特咪君 2017-11-13 503浏览 0评论

位于新化县城东北方向的上渡办事处袁家村,有一座三山环抱的大山,两边的山头略低一些,象椅座的扶手,中间的山头(主峰)高一点,象椅背,主峰中间则凹下去,象椅座。远远望去,整个大山俨然一把硕大的太师椅。若从后面观望,则又有五个小山头烘托这把太师椅,这就是民间传说“五龙捧圣”的天子山。

明朝时期,洞庭湖滨,有一位著名的风水先生杨镜明,善观阴阳宝地,有一天他登山观望,发现天子山这岗龙脉的上空金光闪耀,似有卧龙腾飞的征兆。于是带着他的爱徒,从益阳起身,师父走阴地,徒弟走阳地,来到天子山这块宝地。

两人站在山顶上,师父仔细看了一阵说:“此山是头顶太阳,眼望邵阳,身坐峨阳,脚踏小阳,尾落益阳的‘五阳地’,是出真命天子的宝地。”

看看天气,正是中午时分,师父从阴地看到正穴位,徒弟从阳地也看到正穴位。师父从怀里摸出一个铜钱说:“如果正穴在此,今晚半夜子时以后,铜钱就会变成金钱的。”说完,把铜钱埋到正穴位上。

徒弟听了,伸手摘了一枝黄荆枝叶,插到土里,正好插在师父的铜钱孔内,说:“师傅,如果正穴在此,今晚半夜子时以后,黄荆枝叶也会变成金枝的,是么?”师傅含笑点头。

不期“隔墙有耳”,师徒两人的对话,被天子山脚下一个打猎的听到了,此人叫罗明生,家有老母、妻子儿女各一。当时他正在山后树荫下乘凉,离师徒俩不足一丈之地,他听在心里,默不作声,待他二人走后,也就悄悄地回家去了。

当夜,子时过后,罗明生独自一人,偷偷地爬上山顶,果然在杨镜明先生师徒谈话的地方,出现一朵红光闪闪的金花,他把金花取去,扒开松土,从里面又取出一枚金钱。并把先天晚上准备的一枚铜钱埋入土中,又插一枝同样的草花在上面,欢欢喜喜地溜下山去。

天明后,杨镜明先生师徒俩来到山顶上一看,草花仍然是草花,铜钱也同样是铜钱。师父不觉惋惜地说:“此地不发,是无天也。”徒弟跟着说:“此地不绝,是无地也。”师徒的批语,把这块出真命天子的宝地批断了。

罗明生知道了这块宝地后,朝思暮想家里出真命天子。他听人家说,谁要葬了风水宝地,后代的发迹要应在第三代人身上,他就打了他六十岁老母的主意。

于是夫妻商量,舂米时要老母来拔米,乘老母低头没注意时,罗明生一碓落下去,舂死了老母,停尸在家,草草做了丧事,把灵柩安葬在天子山的正穴位上。

当年秋天,罗明生的老婆怀孕了。只要她到田里或山上做工夫,头顶上空便有一朵蓝色的祥云盖着,象撑着一把伞。不论晴天雨天都一样,每逢雷雨时,她身边一丈远内的闪电雷鸣都不能近她的身。

罗明生心里非常高兴,千方百计照料老婆,只盼孩儿早日落生。这胎一直怀了两年零八个月还生不下来。

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游方道士,此人仙风道骨,身披鹤氅,手握一拂尘。罗明生一看这道士的气派、神态,心想一定是个有来历的人,于是热情接待。

寒喧之后,道长问了他老婆怀胎的情况,默了好久的神。临走时才对罗明生嘱咐说:“我送你两件宝物,一只凤凰,把他关在仓里,不要放出去;一把宝剑,等你老婆落月后,才把仓门打开,让凤凰飞出去,再把宝剑丢向凤凰,就大事告成了。切记切记,勿误勿误。”说完之后,道士手挥拂尘而去。

不觉数月过去,他老婆已怀胎整整三年了。有一天,他姑母远道而来要看他家的凤凰,罗明生开始横竖不肯,但终拗不过,只好打开仓门。

谁知凤凰一见光亮,展翅就飞。罗明生一急,记起了那道士的话,立即把宝剑丢了过去。那剑一直追着凤凰,飞到了当时明朝皇帝金罗殿的正屋柱上,天崩地裂地一声巨响。

明朝皇帝大吃一惊,立即召集群臣,研计此事。军师刘伯温占了一卦,不觉失惊道:“湖南出了真命主,时机尚未成熟,现在铲除还来得及。”

随即又占一卦,奏明皇上,派遣四万亲兵,日夜兼程,循迹去湖南东南方向,但见行人头戴铁帽者斩,见扛蓝旗的妇人者斩。

那天,罗明生从县城买了口大铁锅,用扁担背在肩上,象个戴铁帽的行人一样,走到塔山湾过河时,被皇帝派来的亲兵一刀杀了。他老婆那天下午从土里锄草回家,因天气热,将一条蓝围裙挂在锄头柄上,很像一个扛蓝旗的妇女,立即被两名亲兵追向前去,对着她的小肚子一刀,那个婴儿一下跳了出来,连跳三条田塍,对着亲兵不服气地说:“我如果吃了娘的三口奶,非要跟你们大战一场不可。”说完倒地身亡。这就应了杨镜明师徒说的:“此地不发,是无天也;此地不绝,是无地也”的断语。

与此同时,就在杨家院子的后山上,一夜爆破了一山楠竹,每根楠竹的竹节上,都有个兵卒模样的婴孩,英姿勃发,虎虎生气,一只脚踏在马蹬上,如同待发出征的战士,但一转眼就干枯死了。以后这个村也就定名为“爆竹凼”。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在新天子孕育的同时,在梅山大地也孕育了一批文臣武将,真龙天子被杀,这批人也自然成不了气候。

在青峰河与资江汇合处的西岸(今青峰村一组二组),当时满山遍野都是南竹,“天子胎”被杀后,一夜之间所有的竹子全爆破了。据说每一个竹节都有一个人骑一匹马,只不过因时候未到,所有的人只跨了一只脚到了马背上。这一大批兵马就是为新皇帝打江山的,只可惜早开了仓门泄露了秘密而帝死腹中,所有兵马也未能派上用场,一夜泄气而爆死竹山。从此,这地方就叫“爆竹凼”。据说,从此以后这儿再也栽不活竹子了,就是裁活了也不长笋。

从爆竹凼往南有一座雄伟的狮子山,它一山坐二河:南面的资江和东面的青峰河。在狮子山陡峭的山崖上,当地居民每天早上可以看见一美女端坐在山岩上以江水为镜整妆梳头,据说这个美女就是新天子的皇后。自从爆竹凼的竹子爆破了以后,这皇后就跳进资江自杀了,其灵魂化作了一座美女山,现在南北武馆旁边的山崖如果不是近年放炮开山取石破坏,那美女山的形象还真的维妙维肖啦!皇后跳水后,原来清沏的清峰河突然变得浑浊起来,人们就叫这条河为“清浑河”,意为先清后浑之河。后来才改叫谐音“清峰河。”

当猎人的妻子怀了真龙天子后,资江水位提高,满竹凼里变成了一条河汊内湖,每到晚上,人们可以看到有四十八条战舰在湖内操练,这就是新王朝要用的运兵船和水师兵舰,新天子孕死腹中后,资江水突然消退,游弋在湖内的巨舰全部搁浅不能动了,四十八条舟漫漫腐烂变成了小山包。从此,这儿就叫“满舟”,意为停满了舟船的地方,后来又叫“满洲”,意为这儿有许多的洲(48个水中山丘),近来就写成了“满竹”,取“满舟”的谐音。

辅佐新天子的军师出在科头乡的桃林,外号叫“十麻子”。因天子未能出生,十麻子的聪明才智也无用武之地,落了一个行一辈子骗的结局。关于十麻子的故事,讲起来有几箩框,这里不展开讲。

带兵的左右元帅出在燎原的上田垅里,两人力大无比,也因不能派上用场,只好作贼偷东西维持生活。可是因个子高大、饭量大,小偷小摸还不行,只有偷大牛大马才能填饱肚子,偷完了近处的再偷远处的。有一天夜里其中一人偷了一条牛放在肩上扛回去,因牛脚上有牛屎,便抱着牛身让四只牛脚在一条小溪里悬空拽拉清洗牛屎。不巧被一个熟人路过看到了,问:“你扛一个什么东西在洗呀?”这人灵机一动,回答说:“我扛的是一条风车,从亲戚家借来车谷的。”从此,“扛风车”就成了“作贼”的代名词。在下田垅里这一带现在都忌讳“扛风车”这一词的。不信,你去试试看,看不被挨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