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鹊界史话

特咪君 2017-11-13 346浏览 0评论

明朝正德年间,新化县紫鹊界山地苗民因不堪官府盘剥,以李再万为首于正德3年(1508年)聚众起事,拉开了一场遍及新化、安化、叙浦、桃源、湘乡、宁乡等地,长达70多年的反抗斗争。到万历11年(1583年),新化知县姚九功攻破农民义军的根据地元溪山,事件才告平息。事后,姚九攻写了两首诗以记其事,兹录于后:


一、平元溪山贼


何物频年做岁华,空濛结雾海天遮。


冯潮未破三湘浪,山水浑惊万丈霞。


一误吞钩亡丙穴,几年入梦看江花。


山翁不失虞机策,怎得长鲸促水涯。


二、元溪既平入建堡编山氓入图籍


犹疑狂冠卧残兵,故筑中田士纛营。


岂为弹丸惊赤子,因驱犬豕靖苍生。


穷山隶籍新编户,部落归图敢肆横。


一自挥戈浑注厝,百年烽熄海波平。


两首诗记录了当时的战争史实。这场战争究竟死伤了多少人,无史可考,但从紫鹊界留下的战争遗址可见一斑。


紫鹊界过去叫止客界,海拔1236米,是从水车镇通往奉家镇到溆浦县必经的一座山峰,有一条石板路翻越此峰,因山高坡陡,叫人望而却步,故名。战争中这里死伤无数,阴气十足,有善人常烧纸钱赈济冤魂,人们便顺其事更其名曰“纸钱界”。到了清同治年间,人们嫌纸钱这个名字太阴气,不吉利,观山形如鹊,于是在同治的版图上,更名为“纸鹊界”。紫鹊界之名,为今学者所改,取“紫鹊高飞”,“紫鹊东来”之意。


紫鹊界南一里许,地名叫做“杀人场”,那时,李氏义军的中坚力量就驻扎在此。王兵(当地人称官兵为王兵,至今仍称当时为逃避官兵追杀叫“躲王兵”)围困着村寨时,不敢贸然行动,提出要和义军头人谈判。七雷公等头人一个提担水,一个提担谷,一个肩一只斛桶,桶内装半桶水,挑水担谷的不用扁担,两臂直伸,大摇大摆朝官兵而来。官兵见了,吓得直退,知蛮力不可抗衡,于是采取围而不战,夜晚搅乱的战术,几日下来,趁村人疲惫不堪之际,突然袭击,将全村男女老少统统杀绝。自此,这里两百多年无人敢去,直至清咸丰年间,才有罗姓人迁入。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山造田时,仍挖出过堆堆白骨。紫鹊界西面的来过坳,过去叫来尸坳(新化方言“来”即踩的意思)意为当时人们从此经过,要从尸体上踏过去。紫鹊界北面的捡骨冲,据说当时能随手捡到人骨头。由此可见在这场战争中,死难者确实无法计数。


 

“入穴建堡”、“编山氓入图籍”是姚九功战后的两件大事,就在紫鹊界南不足50米的地方,从明至清都有一个堡署,曰“纸钱堡”,而堡之由来,清新化道光志卷第六十二页,有这样一段记载:“有纸钱堡,万历十一年(1583年)知县姚九功擒元溪贼首李延(廷字之误)禄,以贼老屋为新堡,堡官移镇于此”。实际上,当局为防止瑶民再次起义,在丫髻寨,在花桥还建有两处堡署,在锡溪建有“蒙化堂”、“治安堂”等军事设施。而在这些地方又发生多少惨绝人寰的故事,已无法考证,但有一点,却改变了这里的历史,那就是新编户口。


新编户口的条件就是投降,而投降的标志是“隶籍”,就是说要新编户口,必须背叛族性,依附汉家,这种隶籍编户口的行动是在强大的军事压力下进行的。这样,经过40多年的努力,这里终于“诸瑶向化日久,皆已内属”,“明末新化无瑶生”。(引自清同治新化县志,教育志)。


而李再万的后人,现存一支仍在他的故乡居住,但他们只承认李再万、李廷禄是他们的先人。更有甚者,有从这里逃出去的李姓人,居然在新的居住地改为安姓,到解放后才予更正。


只有文化的传承,在紫鹊界依然代代相传,生生不息。在这场战争中被迫逃亡、迁徙于两广、云贵乃至南亚、欧美各国的子孙,文化将是联络他们归乡的纽带。


发表评论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