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西征的故事

特咪君 2017-11-13 44浏览 0评论

一,义释峨眉侠

    上世纪七十年代,正值文化大革命天下大乱之时,有一条好汉从四川峨眉山来到冷水江(当时属新化的一个镇),此人号称“峨眉大侠”,一米七八个子,方头虎脸,下穿一条黑色灯笼裤,上着一件十三个布扣子的黑色对襟衫,往场上一站,开场白说道:“小兄弟来到贵地,专为寻师访友,交流国术。”“请看小兄弟头顶上的功夫”:只听“呯呯呯”!一块一厘米厚、五寸宽、三尺长的钢板在他的头上用力打了三下就弯了!“请看小兄弟桶子上的功夫”:他哗的一声脱下外衣,露出一身隆起的肌肉,拿一把锋利的钢刀连续猛砍裸露的胸部、腹部,只见砍出一道道白印,不见破皮。接下来他表演一路峨眉拳虎虎生风,一路追魂刀,只见刀光不见人,看的人都惊呆了。

   见人聚得多了,他说:“小兄弟此次在峨眉山采了一点草药,大家不管新伤旧病都可以来试一试。”就这样街头卖起草药来。他的气功、草药包医百病,救治好了许多人,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买药治病者。但天有不测风云,草药毕竟不是万能的,有些人吃了大侠的药并不灵,病不见好甚至更加严重,有一个最后还死了。死者的家属想去找峨眉大侠的麻烦,但大侠威名赫赫威风凛凛,凡人不敢接近。这家人据说与晏西征是远亲,就托人来请求帮忙。

    当时的晏西征正在冷水江,他是个为躲避上山下乡在外行走江湖的城镇青年,但侠肝义胆、年轻气盛,又有一身好武艺,两年前一位号称“江南小霸王”的江湖好汉被晏西征打败,观者齐呼:“这个才是真正的江南小霸王!”从此晏西征“江南小霸王”的称号在江湖上不胫而走。当来人说明原委后,晏西征便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亲戚的请求。可是当他们去找大侠时,大侠已经踪影全无了!好个晏西征,像福尔摩斯破案一样,他访问附近的摊贩,调查知情的居民,追寻旅馆和饭店留下的蛛丝马迹,很快就在资江边的一个小山村找到了那个四川人。

    晏西征说:“把人治死了,逃跑能解决问题吗?”大侠回道:“不是我的责任,是他得了该死的病!”一言不合,两人动起手来!他们出腿如疾风冲天,挥掌似巨雷轰地,打得兴起,真个天昏地暗!拳来脚往,从院内打到院外,从院外打到江边,又从江边打到小树林中:两个人渐渐远离了众人的视线。

    后来两人打到林中一块平地,还是难解难分,这时只见晏西征卖了个破绽,往后便退,峨眉侠见状,以为西征怯了,抢将入去,正欲急起直追,说时迟那时快,不料西征一个转身后蹬腿直中峨眉大侠心窝!晏西征此招既狠且快,无有不中者,轻则仰面朝天跌出两三丈外,重则气绝身亡,与之比试者,每着此道,故而江湖上人们送了个颇为不雅的名号为“黄狗撒尿”。说来西征用此招式时,或侧踹或后蹬,倒也形象,于是江湖上一时传说:“晏西征最厉害的一招是黄狗撒尿,千万注意提防。”可就是防不胜防。而西征为不伤人,视对手而定,一般只用三分力气;当年战胜江南小霸王,也只用了六分力气。今天因对手不同凡响,这个转身后蹬腿,已用了八九分力气!好个峨眉侠,中招后只向后踉跄几步竟然稳住了!同时急叫暂停。

    大侠拱手一礼:“真是了得,不愧为江南小霸王。我走遍大江南北,还没有遇到过你这样厉害的高手,今天甘拜下风!”晏西征也抱拳回礼:“我久历拳坛,也第一次遇到你这样了不起的对手。只是不明白,你有这么好的武功,为什么要靠卖假药骗人?”大侠忙说:“我卖的不是假药,有许多被我治好的人为证。至于你的那位亲戚,得的真是大医院也治不好的绝症,他如果死在医院,难道你们就能打到医院去吗?”晏西征知道亲戚得的是绝症,原来也怪不得大侠,道理就这样讲明白了。

    大侠说,他卖艺江湖,风闻新化有一位武林高手,于是住下来想寻机会以武会友,想不到这个愿望今天就这么在冷水江实现了,真是不打不相识!原来他是气功大师周潜川的小徒弟。晏西征说,我读过周大师的《气功药饵疗法与救治偏差手术》,对他非常敬佩。大侠听了,从怀里拿出一本书,说是师父一生的经验总结,原来交给大弟子峨眉山巨赞法师保管的,因红卫兵经常来山上捣乱,巨赞法师把书转交给师弟保管。晏西征一看,是《峨眉天罡指穴法》手稿,极其珍贵。大侠要把手稿送给晏西征作为纪念,晏西征连忙推辞,大侠说:“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有人要抓我,东西留在我身上也不安全了,还是你来保管吧。”晏西征说:“湖南不安全,你就回四川,这里的事我来处理。”他让大侠回去找机会把大师的著作好好印出来。

    然后晏西征给亲戚做好解释工作,并自己掏腰包给了一笔补偿。他就这样救了一位大侠和一本奇书,改革开放后《峨眉天罡指穴法》最终由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

 

 

二,诗惊文怀沙

新世纪初,晏西征去北京拜访文怀沙老。文怀沙是毛泽东的老表,著名国学大师、中国当代楚辞研究专家,同时也是一位书法大家,他对写的内容非常讲究,据说除了自己的作品外,非唐宋以上名家诗词不写。晏西征在北京见到文怀沙,请他写几个字。

文怀沙知道今天的客人是一位闻名天下的武术家,就说想看看武术家的功夫。因为是一位九十六岁的老人相请,晏西征痛快地表演了一路梅山拳“猛虎下山”,文老看了连声称赞。接着客气地问:“你要我写点什么?”晏西征说想请您写几句我的诗。文怀沙想,一介武夫怎么能写诗?因而犯了难,说先拿几首你写的诗我看看吧。晏西征随手拿出一本《晏西征诗文集》,文怀沙看了,有如“长安米贵,白居不易”的典故,顿时高声叫好!只见他泼墨挥毫,顷刻写下一幅诗书合璧的艺术珍品相赠:“淑世无多士,空教老眼忙。相逢便金石,何必试冰霜。大道凭谁继?真诗许尔狂。风云知骥足,万里看腾骧。” 

写完一幅,文怀沙兴犹未尽,接着又写下一幅题赠:“大才归雅度,涉世守谦怀”;紧接着又写了一首晏西征的诗《谒炎帝陵》:“中华始祖说炎黄,万古承传道义张。统服四方非战伐,教人原只重农桑。”然后再写了晏西征的《春日山行》:“略避一时忙,寻幽上远岗。青藤依老木,紫壳抱新篁。越壑禽携影,穿花蝶度香。去年冬日雪,犹见小堆藏。”他写了一幅又一幅,大有不想停下之势。有人说文老的润笔很高,一万元一个字都难求到,晏西征见状连忙说:“文老不要写了,我怕没有带这么多钱。”文老说:“你误会了,虽说我的字万金难买,今天是以诗会友,你的诗让我大开眼界。给你不管写多少幅,分文不取!”

文怀沙后来对我省著名报告文学作家曾祥彪这样评价晏西征:“文人没有他的气魄, 武者没有他的文采,并世所鲜见之人才!”

 

 

三,几个晏西征?

    有一天,晏西征与徒弟出门办事,经过闹市人流中。忽然一位老者大叫“有扒手”,紧接着大家看到扒手与老者扭在一起。徒弟正要上去伸张正义,晏西征轻轻拉了他一下,原来已经有一位黑大汉冲了上去!可是扒手不只一个,见有人坏了他们的“好事”,很快就有四五个小流氓把黑大汉团团围住。正在危急之时,黑大汉不慌不忙的摆了一个武术招式说:“老子是晏西征,今天难道还制服不了你们几个小流氓?看我用虎拳收拾你们!”几个流氓一听,顾不上多看一眼,立即四散而逃。

    晏西征觉得有趣,上去对黑大汉说:“你认识晏西征吗?”黑大汉说:“我就是晏西征。”“世上有几个晏西征?”“我是东方武术馆的馆长晏西征!”

     晏西征只好自报家门:“我才是真的晏西征,你刚才使出的虎拳招数,伸出的虎爪像鸡爪一样。你为什么要冒充我?”黑大汉看看眼前这位说话和气、态度温和的文弱书生,把头摇了摇说:“你比我更不像晏西征啊!画个钟馗能吓鬼,用您的大名可以镇住恶人。”说罢,大家一笑而散。

 

四,忍者亦安良

    八十年代末,有一段时期社会上比较乱。一天,晏西征带小王、小伍、小罗三个徒弟坐火车去北京开会。途经岳阳时,遇上八个歹徒在车厢里明火执仗抢劫旅客的财物。小王调皮地说:“师父,他们抢别人的钱,这事与我们无关,您说练武要练忍,我们忍了吧?”晏西征说:“练武之人不见义勇为、不除暴安良,练了一身武功何用?”徒弟们高兴起来,一个个摩拳擦掌,说,师父您歇着,看看我们怎样收拾歹徒!晏西征深知三个徒弟的功夫足足可以对付这八个强盗,但车上人多,歹徒手里又拿着明晃晃的尖刀,恐怕不慎会伤着无辜群众,于是站起来说:“你们坐着不要动,看我给你们上一堂空手入白刃的课!”

    正好此时一位被抢的旅客与歹徒发生了争执,为首的一个牛高马大的歹徒举刀砍向那位旅客。说时迟那时快,晏西征一个箭步冲上前,伸手从歹徒腋下穿过,将其手臂抬起,再反手一缠,接着往肩上轻轻一拍,就卸下那人的肩关节,迅雷不及掩耳夺下了他的刀子,紧接着一个蹬腿把他顺着车中过道蹬出一丈开外,重重的把那头另外两个歹徒撞倒在地,小伍立即用脚将他们三个踏住。

     剩下的五个歹徒冒了火,齐向晏西征扑来!晏西征会家不忙,迎面一招鼻封掌将前面一个歹徒打得眼冒金星,紧接着和小王小罗或膝顶肘击,或封闭擒拿,将他们一一拿下。不足一分钟,八个歹徒都被制服,交给了乘警。

 

 

五,啼笑皆非

    一天下午,晏西征在冷水江一个店子理发,陪着他去的两位弟子见这个理发匠口多屁多,唾沫四射,眉飞色舞,只顾和旁边的人吹牛,不认真理发,毛手毛脚在师父头上乱搞,就想让他知道坐在这里理发的是谁,好叫他认真点、尊重点,于是说:“理发师傅,你知道东方武馆的晏馆长吗?”

   “东方武馆的晏西征?我认识,他是靠盗墓起的家。”听理发师胡说,这位弟子强忍着气又问:“你见过晏西征吗?他长得怎样?和现在你给理发的这位比较一下看看。”“和他比?高出一个头。年轻时力气大得很呢,盗墓时有的棺材还没烂,别人用铁棍都撬不开,他马步一蹲,双手抓住棺材盖的一头往上一掀就掀开了。”弟子被他气得几乎说不出话:“你吹什么牛,只怕你见都没有见过他!”理发师不屑一顾答道“哼!我还没见过?老熟人喽。”接着他神秘地一笑:“说老实话,我姐夫就是这条道上的人,晏西征是他们这伙人的头头,每次干完买卖就到我姐夫家喝酒,我经常给他们拿酒、端菜的。”晏西征这位弟子本来就木讷,被他气得只知道结结巴巴地说:“那么我,我,我问你,现,现在晏馆长在哪里?”“现在我就不知道了,很久没看见了,听说得了癌症,没出来了,骨瘦如柴,光脑壳,是在长沙肿瘤医院搞化疗搞的,头发都掉光了。”西征弟子气得直想上去搧他两个耳光,恰好晏西征已经理完发,站起来对弟子说:“好了,我们走吧”。说着付了费,出门而去。

   路上,弟子问:“师父,他当着我们的面瞎说,怎么不教训他呢?”晏西征说:“俗话讲得好,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这个人当着我们说坏话,或者可以教训他,要背后说我们,我们能封住他的嘴巴吗?况且,你是好人就不怕人家说坏,是坏人也说不好。”接着,晏西征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孔夫子和弟子们在一起,一位弟子问:“有一个人,村里人都说他好,这应该是个最好的人吧?”夫子答道:“不一定就是个最好的人。”弟子又问:“那么大家都说他坏的人是好人?”夫子又答:“那就更不是好人了。”弟子再问:“怎样的人才是好人呢?”孔夫子说:“好人说他好,坏人讲他坏,这样的人才是好人。”弟子们听了恍然大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