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化奇书《耍谈经》

特咪君 2017-11-13 181浏览 0评论

新化奇书《耍谈经》


双手抱怀摩两摩,耍谈歌曲几皮箩,吟诗引动风流姐,对策招来豪杰哥,

说鬼惊翻酒桶子,道神喜倒饭囊它,喧歌兜拢冒事鬼,唱曲惹来有情婆,

博古迷坏屎懵子,谈今笑死哑糢坨,今人喜悦风花语。未会高人奈我何。


                  ——上坐正位人吟



序  言


  我国为世界文明古国,经史子集弗论矣,即稗官野乘,与夫虞初九百名目之繁,询不亚于恒河沙数。然欲求群众易于领会、爽心快意、共同嗜好之书本似又有如凤毛麟角。邑人李义才匠心独具,编集耍谈经一书,内容五花十色,诙谐故事浅显,俳谑诗联雅糹粟,甫成印本,不胫而走。匪特城区市镇脍炙人口,即穷乡僻壤之鲐背翁媪、牧豎樵童,亦鲜不知耍谈经为有趣之读物,能挑乐养心耳。


  夫凡人之意情,素来以忧虑为苦,以喜悦为乐,故逢喜事则贺,所以行为言动不可令人忧虑,只宜令人喜悦。其圣书百字歌有云:怒恼宏伤气,思多大损神,安神宜悦乐,习气要和平。予观此籍,篇篇倡悦乐,种种提欢怡,亦非无益之书也。


                                     资西佚士 刘懿 批



一卷解闷笑词


  浅薄笑言也有趣,农工商贾亦能观


自幼诗书苦琢磨,于今万事任吟哦,谈今博古般般会,说鬼道神样样多,

集市场中夸好手,群英会上占先头,特刊一本耍谈录,传遍天涯散闷愁,

读书之乐乐时多,斗酒百篇耍笑歌,才子高闻欢乐乐,佳人密听笑呵呵,

灯前读典惊魔鬼,月下吟诗引素娥,特刻耍谈经一本,相传天下众人哦。


三子吃酒


  一胖子,一长子,一麻子同棹饮酒,相争上位,麻子曰,谁讲身价大者坐上位,胖子曰:“我是胖子胖,好比朝中作宰相,只有宰相管百姓,没有百姓管宰相。”意欲上坐。长子曰:“慢着,我是长子长,好比朝中作帝王,只有帝王管宰相,无有宰相管帝王。”就往上欲坐,麻子曰:“且慢,我是麻子麻,好比帝王爷,只有爷管子,那有子管爷。”


梅氏叫冤


  一匠人,五月娶妻梅氏,至八月未与其同宿,那梅氏就往官衙叫冤,官曰:“你妇人有何冤。”梅氏曰:“小奴姓梅名雪,嫁丈夫张得,过门已三月,未曾同奴歇,非小奴爱色,怕他后代绝,大爷不与我伸冤,这装事情了不得。”官即发差拘张得到。官曰:“你娶人妇女,为何不同宿?”张得曰:“小人姓张名得,娶妻子梅雪,因此六七月,天色太炎热,日日要打铁,早晨打到黑,自身都难保,何管这一节。”官曰:“无用的张得,理当该重责,本县饶恕你,夫妻要缘配,每一个月内,同妻歇三夜。”梅氏曰:“大老爷断少了,要求加几夜。”官曰:“加不得。”那官太太从官背后出来断曰:“梅雪与张得,夫妻听我说,此乃六七月,天色本太热,到了九冬十月,不冷又不热,多同歇几夜,填补五六七月。”


红圆心


  一家共兄弟五人,诸皆是毒恶铁石人心,县令闻知,设一计,就带衙役数人,直往他家,县令曰:“圣上得一怪病,要一红圆心吃,方愈,算定你家可有,就向老大要取。”老大曰:“圣上是要红圆心,我心不是红的,是黑的,世上皆言我是黑心人,求大人另取。”又向老二要,老二曰:“我心不是圆的是尖的,人言我心如刀,請大人另取。”又向老三取,老三曰:“我心吃不烂的,人言我是铁心人。”又向老四取,老四曰:“我心吃不得,有毒的,人言我是毒心人。”又向老五取,老五曰:“我心是坏了的,人言我是坏心人没良心的,求大人往别家另取。”那县令叫差役将他一齐锁下,县令曰:“汝等自言是黑心、刀心、铁心、毒心、坏心,岂不是凶恶谋害欺压之人,还有何理说。”


增和桥


  一僧官,一书生,行至增和桥,见一风流女子,手提一篮黄花菜,那僧官见他美貌,意欲讲几句情词牵动他,就指增和桥增字曰:“单曾也是曾,有土也是增,除了增边土,添人就是僧,僧道人可爱,道巾头上戴,异日功完果满,返西方,登仙界,要吃这碗黄花菜。”那书生就指增和桥和字曰:“单禾也是和,有口也是和,除了和边口,添斗就是科,科甲人皆爱,顶子头上戴,异日连科及第跳龙门,发了解,要吃这碗黄花菜。”那女子知意,也指桥字曰:“单乔也是乔,有木也是桥,除了桥边木,添女就是娇,娇娥人可爱,花枝头上戴,异日双生二子,长子跳龙门,次子登仙界,要吃这种黄花菜。”


慢师


  一蒙馆师弃学多载,忽闻有二徒入了泮,即去作贺。那二徒自倚才华品重,就待师礼薄。师心不喜,临坐席时即挺身自往上坐。那二徒坐两傍,心中暗怒,就想行酒令借酒骂他。酒至三次,大徒曰:“我来行一令,将我三人饮酒为题。”乃曰:“来字写得明,两边两个人,中央木一仝,来来来,吃几钟。”二徒曰:“坐字写得明,两边二个人,中央土一仝,坐坐坐,吃几钟。”师曰:“夹字写得明,两边二小人,中央一大人,夹夹夹,吃几钟。”二人反受共伤,又想一令,用二壶子自吃水,与师筛酒。酒至数巡,想师必醉,又出一令,曰:“要两字相同合一字,又分开用,又两物相象,做两样用。”大徒曰:“两月为朋月并月,两物相像霜和雪,九月落霜十月落雪。”二徒曰:“两山为出山叠叠,两物相像锡和铁,上山出锡下山出铁。”师乃曰:“两口为吕口屡屡,两物相像酒和水,上口吃酒下口吃水。”


八仙令


  一妇人被夫打了,就禀娘家父母,又请左邻右舍共公姑,与自己夫妻合成八口一棹酒席,那妻父曰:“今日之事,乃婿女斗闹,亲家邻舍讲理,要取八仙为令,将事解和。”就对众人曰:“古字加文是个故,八仙有个曹国舅,请问左邻右舍家,夫妻相打为何故。”左邻曰:“金字加十是个针,八仙有个吕洞宾,夫妻相打非为别,乃为偷米去买针。”母曰:“走字加已是个起,八仙有个韩相子,若为偷米去买针,不该将妻就打起。”婿曰:“豆字加页是个頭,八仙有个蓝采和,偷米买针犹少可,反来骂我穷骨头。”女曰:“了字加一是个子,八仙有个铁拐李,父母养我无人娶,将我嫁个红麻子。”姑曰:“子女同排是个好,八仙有个张果老。你想富贵美才郎,前世未曾修得好。”右舍曰:“皷字右边是个皮,八仙有个汉钟离,从今一堂和气好,些小事情莫闹皮。”公曰:“天字出头是个夫,八仙有个何仙姑,自古好汉不打妻,从来好女必敬夫。”


法和尚


  有一祥公庙最灵验,世人进香封钱与庙祝,那庙祝就照钱多少谢好言,一妇人进香,封钱十九文,就谢他十九字道:“好个美妇人,行路似观香,敬过神明后,夫妇齐眉。”有一读书人进香,特封钱十七文,心想要他四句又少,三句又多,难成句韵。那廟祝也就谢他十七字道:“好个读书人,腹内藏经伦,只等学台到,采芹。”又一和尚见此庙王灵验,也来进香,特封钱十六文,庙祝道:“好个法和尚,恰似如来样,到了半夜间,邦硬。”那和尚道:“前三句可好,末句不佳,我加你四文钱,请加好字。”那庙祝就从硬字后加四字道:“硬到大天亮。”


小神仙


  一命师到乡居家叫道:“我是小神仙,算命不要钱。”一妇人道:“我请你算一算。就报生庚命。”师屈指一算叫道:“娘子五行好,八字大,财官印绶必发达,可惜带个愚星煞,男子带愚星,走马坐朝庭,女子带愚星,屁股冷如冰,若能送愚星,必定做夫人。”那妇人不知屁股人人是冷的,只将自己的一摸,叫道:“先生真是小神仙,送此星煞多少钱?”答道,“雄鸡一只,米三升,鲜鱼一个,肉三斤。”妇即备办。命师即烧香化纸,请神画符送煞,后叫道:“此煞送了,还有一个小小踢脚煞,乃有罗帝星君救驾。”命师去后,至晚夫回,妻将送煞事一说,夫听大怒,一脚将妻踢倒,正倒在罗裹内,妻大叫道:“他定是小神仙,果然又犯踢脚煞,果是罗帝星君救我驾,下次他若来,再送踢脚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