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化“应公子”的传说

特咪君 2017-11-13 47浏览 0评论

说起“应公子”,相信新化人基本上都知道,也都能说出一两个关于“应公子”的相关故事来,但是真要问起这“应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也,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现在很多的新化人,都喜欢用“应公子”来形容那些喜爱铺张乱费的年轻人呢?相信就有不少人回答不来了。那么,我们来看看吧!


图文无关

投胎 张大报任督台期间,民众纷纷起义,反对官府。张草菅人命,大开杀戒,误杀了一个老和尚。这和尚临刑前骂道:“张大报呀张大报,此生我报不了仇,来世我要害得你家一败如洗。”他死后一点绿光飞到了湖南,投胎张家,正值督台夫人分娩,生下了“应公子”。应公子少年时,其父张大报要使儿子知道产田亩的数目,特带他去察看田土,来到一块大丘的田边,他有意试探儿子说:“吾儿,此田宽否?”公子答道:“宽、宽。”老子见儿子回答得快,不觉喜上心头,又提一问:“吾若将此田出卖,谁能买得起。。。。。。”公子真是聪灵,不加思索,忙接过父亲的话,眼睛一转便说:“这好办,把这田划分几块,就有人买啦!”张大报一听,气得两眼一翻,叹口气说:“天呀,买田的还冒死,卖田的就来了。”

银馅包子 “应公子”家里的钱堆积如山,怎么花销呢?生活过得无聊已极的应公子左思右想,突然想起开一个包子铺,一不是挣钱,二不是图名,单单为了开心取乐。于是请来了几个师傅做包子,敲碎银子做馅。害得第一个吃包子的咬掉了牙齿。公子见了哈哈大笑。这桩奇闻马上传开,买包子的人蜂拥而来,包子铺挤破门框,争闹不休。公子高兴得要命,不禁手舞足蹈,大声说:“生意兴隆,开张大吉!”

水上呷包子 某一年端阳节,资水河上龙舟竞赛。应公子打发人买了一大批包子从上游丢入河中,自已则躺在下游的竹排上,等包子流入口中,可是渡河的龙舟划得快,河水也流得急,丢得河面上尽是包子,也很少有流近竹排的。吃不着,应公子便把头伸出竹排,等包子流来。许多包子从他身旁流走,他总是不用手抓,结果一个也没吃着。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用手抓?他说:“流到嘴里的算自已的福气,没有流到嘴里的是不该吃的东西。”

呷“鱼水” 应公子吃腻了山珍海味,没有一样菜称他的心。有一次吃鱼,鱼骨头卡了他的喉咙,便想到了新奇的吃法——吃鱼水(即鱼苗)。他打发人用高价买来几担鱼水,捞出来的鱼苗子不够一碗,他一餐就吃了个精光,还高兴地说:“吃鱼水蛮有味。”随后又派人四处收买鱼水。这样吃了几天,又吃腻了,突然想到上回流水吃包子的事,便叫人从上游倒鱼水,他到下游的船上舀水,可以上面倒下的几十担,他一条鱼苗也没有舀着。

修长码头 应公子搬家住进县城后,河对门有赌场妓院,每晚都要过去玩。渡船有时喊不应,划过来划过去,再快也要半个时辰。公子等得不耐烦,仗着财势,决心修一个长码头,伸到对岸,不再坐渡船。有人劝他修桥,他拗气说:“人家修桥我偏要修码头。”这个码头,月复月,年复年,慢慢延伸,一到江中,因江流水急,怎么也修不好,不知费了多少工,多少钱,码头再也不延伸了。这个残存的长码头,至今还躺在新化大码头下面的资江河上。

一对鼓槌 应公子要两根鼓槌玩,走遍自家的青山,选中了两棵三人合抱的大树,叫人砍伐下来,运至家中,请来十六个木匠,要他们将两根树砍成方的。木匠以为公子要做梁,连夜做成。公子一看,说方的不行。要刨成圆的,木匠以为要做成柱,急忙刨成圆的,公子看了后又说不好,还是削成方的。木匠不敢多问,遵照去做。结果,方了圆,圆了方,费了三个月的时间,两棵大树变成了一对鼓槌,公子称心了,说:“这是世上少有的鼓槌!”

三百六十间铺子张大报料到他的儿子维持不了家业,将会受到冻饿,特买下三百六十间铺面,私自对各租主说:“我死后,每年每户供应我儿子一天饭食,不收租金。” 大报死在洞庭,公子卖光了全部家业,各租户仍然按铺面顺序各请公子吃一天的好酒好菜。公子迷惑不解,他们与我无亲无故,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公子一再追问,各户都瞒了真情。公子不耐烦说:“你们不说出原因。请我我也不来了!”其中一户只好吐出实情:“你吃我一天的饭,可免了我全年租金。”这时,公子才知道请他吃饭后的人是住着他家的房子的。为了表现他的慷慨,公子吃完饭后,叫租户拿来纸笔,大书一个“舍”字交给租户,如此吃一家舍一家,吃了一年的排家饭后,铺子全部舍光了。


上一篇 仙羊驮碗
下一篇 新化儿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