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子(新化民间故事)

特咪君 2017-11-13 327浏览 0评论

 一个老胡子,养有三个女。三个女儿长大了,嫁了三个女婿。大女婿是财主,二女婿是官员,满女婿是贫苦农民。老胡子嫌贫爱富,看不起满女婿。

    这一年老夫子生日,三个女婿都来贺生。老胡子杀了一只鸡大家吃,他有意让两个大的女婿多吃,就在饭桌上提出:谁能给这只鸡的各个部分取一个好听的有意思的名字,谁就吃了这个部分。

    老胡子首先夹起一个鸡头,问满女婿:这个是什么?满女婿说:鸡脑壳。问大女婿,答:凤凰头。老胡子说:鸡脑壳谁不会说?说凤凰头才有水平,这个归你大姐夫吃!

    老胡子又夹起鸡翅膀,问满女婿:这个怎么说?满女婿答:鸡翅膀。问二女婿,答:两扇风。老胡子说,鸡翅膀傻子也会说,说两扇风的才有水平。这个归你二姐夫吃了。

    老胡子再夹起鸡腿问,这个是什么?满女婿答鸡腿吧;问那两个,两个一齐答:擂鼓锤。老夫子又说他们两个大的说得好,又把鸡腿给了他们。这样一桌饭吃完,满女婿鸡汤都没有喝上一口。

   饭吃完了,满女婿对两个姐夫说,我们今天吃了岳父的饭,应该给岳父干点活。我看他们家里没有多少柴了,我们就到山上给老人砍担柴回来吧。两个姐夫只好答应。于是三个人带上柴刀上山了。

    满女婿把两个姐夫带到当地的禁山去砍柴,说要砍了满满一担才能回去。他自己是农民,干活利索,很快就砍了一担柴走了,那两个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体力活,东一刀、西一刀,还没有砍下几根。这时守禁山的人来了,看到两个人在禁山砍柴,就抓住他们的头发,踩住双手,用脚狠狠踢打了一顿。

   满女婿到了岳父家,岳父问他两个姐夫怎么没有回来,满女婿答:他们偷砍别人的禁山,被人打了。岳父问,打得怎么样?满女婿说:被人抓住他们的凤凰头,踩着两扇风,用一对擂鼓锤,打得眼睛红彤彤!

 

   第二年,老胡子又过生日。这回不敢杀鸡了,他有了新主意。吃饭时老胡子说,现在我家里猪婆生了猪崽,你们每个人作一首诗贺寿,谁的诗作得好就奖励谁一个猪崽。他认为满女婿是农民,没有文化,作不出诗的。

   大女婿站起来作诗:一只桌子四四方,几盆几碗在中央。今天岳父过生日,寿命如路长!

   老胡子听了非常满意,当即表示奖励一个猪崽。

   二女婿诗:一只桌子四四方,几盆几碗在中央。今天岳父过生日,寿命如水长!

   老胡子也奖励他一个猪崽。

   轮到满女婿了。满女婿想,我今天诗作得再好,他也会说我的不好,不会奖励一个猪崽,不如趁机骂他一顿。如是他作诗说:一只桌子四四方,几盆几碗在中央。今天岳父过生日,寿命如卵长!

   老胡子立即把他赶了回去。老婆问他,为什么寿酒还没有吃完就回来了?满女婿把经过告诉了老婆。他老婆说,这事我回去处理!

   满女儿回到家里一阵吵闹,问父亲为什么歪背脊,两个姐夫是财主、官员,不需要猪崽的却奖励他们猪崽,我们是农民,需要猪崽的却不奖给我们。老胡子说,你丈夫作诗骂我。满女儿说:大姐夫、二姐夫作的诗都不如我丈夫的诗好!“路于桥断,水于坝断;卵长卵长,养个儿子做帝王。大姐夫二姐夫要你的猪崽,我们要你的猪娘!”说完她就赶着猪娘回去了,那些猪崽都追上猪娘吃奶,被她连娘连崽一起赶了回去。

 

   第三年老胡子生日,三个女婿又来了。

   这回老胡子又有了新的主意,他要狠狠报复满女婿一回!平时吃完寿酒女婿们都要当天回家的,这次他不怀好意的把三个女婿全部留下了。

   这是一个滴水成冰的严冬,老胡子把大女婿、二女婿都安排在温暖的房间里住宿,把满女婿安排在北风凛冽的楼上,被子都不给他,想让他晚上冻死。满女婿看到楼上有一块石头做的磨盘,夜里他就抱着磨盘从楼上走到楼下,再从楼下走到楼上,这样反反复复,累得汗流浃背。到了半夜,老胡子拿着灯笼上楼查看满女婿冻死了没有,上来一看,满女婿正坐在空荡荡的床上流汗呢!老胡子问:这么冷的天,我们穿着皮大衣还冻得打哆嗦,你穿着烂衣服怎么还热得流汗?满女婿说:我这个可不是什么烂衣服,是火龙袍,天气越寒冷我就越热。老胡子说,既然这样,你应该孝敬我,我把我的皮大衣给你,把你的火龙袍换给我吧。于是他们交换了衣服,天也亮了,满女婿就回去了。

    满女婿到了家里,知道岳父清醒了就要来找他算账,与老婆商量好对策。他们把一个石头碓砊用火烧热,等老丈人快要进屋了,就把碓砊放在屋门口摆着。

   看到岳父来了,满女婿立即热情的招呼:老爷子来了,老婆快快泡茶!

   满女儿立即从大水缸里舀了一勺凉水,倒进碓砊,只见凉水立即嗤嗤响着滚开了!老胡子看得呆了,忘记了是来找他们算账的,好奇地问:你们这个碓砊是怎么回事?刚刚放进去的凉水怎么就滚了?

   满女婿忙说,这个可不是普通的碓砊,是我家的传家宝,叫做汤火关,不要烧柴,凉水放进去就滚。老胡子就说,能不能把这个传家宝卖给我?经过协商,老胡子高价买得了汤火关,非常费力的扛了回去。

   满女婿算计到岳父回去后又要转来找他的麻烦,就再次和老婆计划好对策。

   第二天老胡子果然气势汹汹的来了,满女婿见到岳父,故意向老婆高声大叫:你父亲来了,快快煮饭招待!老婆就故意不理睬他,满女婿故意大怒,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子向老婆刺去,只见一刀刺中腋下,立即鲜血喷出,老婆倒地死去。老胡子吓得忘了来做什么的了,对满女婿说,我来找你,你也不用杀了自己的老婆啊!满女婿一边把岳父请进去喝茶,一边说不要紧的,我有办法救活她。喝完茶,只见满女婿走到老婆跟前,口里念念有词:唵嘛呢叭咪吽!老婆马上从地上一跃而起,活了。原来他们早就用一个猪膀胱装了鸡血夹在老婆腋下,刀子刺中猪膀胱,老婆同时用力一夹,鸡血喷出,人就像被杀死一样倒地。老胡子不知就里,忙问这是怎么回事,满女婿说我学了神仙咒语,死了的人一念咒就可以活。老胡子就要他把咒语教给他,然后带着学会的咒语和满女婿家里的刀子回去了。

    老胡子回家,老太婆出来迎接。老胡子突然掏出刀子捅了老婆。旁边人都来责备他:你找女婿算账回来怎么杀了老婆?你疯了?老胡子说,不要紧,我有一个神仙咒,可以救活她。说着口里念念有词“唵嘛呢叭咪吽”,谁知这回不灵了。老胡子知道上了大当了,派人把满女婿抓来赔命。

   老胡子的家丁们把满女婿绑在河边一棵树的中间,要连人带树丢到河里去喂鱼。刚刚绑好,到了吃饭时间了,大家都说,回去吃了饭再来砍树,不怕他跑了。

   这些人刚走,来了一个放羊的驼子。驼子好奇地问:树上怎么帮着一个人?是绑了一个贼吗?满女婿说,我不是贼,我是一个驼子,在树上耗着,要把背耗直。驼子更加好奇了,问他,真的能耗直吗?你的背现在耗直了吗?满女婿说,我的背已经耗直了。驼子说,那你下来,让我也到树上耗耗吧。于是驼子上树解下了满女婿,满女婿把驼子绑上,然后赶着他的一群羊走了。

  老胡子带着人来砍树,驼子在树上大叫:不要砍,我在树上耗驼子!老胡子说,我被你骗了许多次,这次再也不会信你的了。大家把树砍倒推到河里,眼看着连人带树沉下去了。

  过了几天,老胡子去河边查看。满女婿赶着一群羊过来。老胡子非常惊奇:你不是沉到河里去了吗?怎么没有死?满女婿说,一个人什么时候死,都是命里注定了的。我命里注定活到八十岁,你们硬要把我往阎王那里送,因为还没有到时间,阎王不要我,把我又送回来了。怕我白去一趟,还送给我一群羊。这叫做“阎王不接苦,打发我一群羊牯”。老胡子就说,那我命里也不会就是今天死,我也要到阎王那里去要一群羊牯。就请满女婿把他也绑在河边的树上,砍倒树推到河里去了。

  

   (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