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庆镇鸡叫岩的来历

特咪君 2017-11-13 206浏览 0评论

吉庆镇鸡叫岩的来历

晓得新化吉庆镇鸡叫岩这个名字的来历吗?这是黄巢起义时候留下来的。

从前,黄巢起义,专门收拾恶人。他杀到哪里,总是查访清楚然后下手。有一天,黄巢率领起义人马快杀到鸡叫岩了。他先安了营,扎了寨,便只带了几个人,化了装,出来查访。

首先,他装成一个大财佬,穿绸挎缎,前呼后拥的,说是害怕黄巢杀来,要逃反过关卡。关卡上的官兵,看见他阔洒洒的样子,同时象他这样过卡的财佬倌也不止一个了,就讨了点酒钱,恭恭敬敬地让他们过去了。

过了关卡,黄巢找了个僻静地方,把人分散。自己装成一个零星客(即卖杂货的货郎),摇着小鼓,“膨咚膨咚”向村里走来。

他一进村,就碰到一个后生在望呀望的。黄巢上前问道:“伙计,你在望什么呀?是不是要买点零星东西?挖耳、火镰、烟袋嘴子,样样有,要吗?”后生看了看这位零星客,摇摇头,细声细气地问道:“客呀客,你走得宽,可晓得黄巢快到了吗?”

黄巢说:“你问他做什么?”

后生说:“唉,手磨短了,心磨碎了,大王再不来呀,我们的气要磨断了!”

黄巢说:“快来了,快来了,到了大门口了。不过,听说黄巢顶喜欢舞快刀的后生,你呢?”

后生说:“我有快刀,我就去磨。”说罢就磨刀去了。

黄巢又向前走,碰到一位嫂子。那位嫂子也在望呀望的。黄巢上前问道:“这位嫂子,你在望什么呀?是不是要买些零星东西?针、线、篦子、梳,样样都有。要吗?”

嫂子看了看这位零星客,摇摇头,细声细气地问道:“客呀客,你走得宽,可晓得黄巢快到了吗?”

黄巢说:“你问他做什么?”

嫂子说:“唉,衣衫变了筋了,肠子贴了背了,大王再不来呀,我们要上吊了!”

黄巢说:“快来了,快来了,他们到了大门口了。不过,听说黄巢顶尊敬舞锄头的嫂子,你呢?”

嫂子说:“我有锄头,我就去整好。”说罢,她就整锄头去了。

黄巢又往前走,碰到一位老汉在路上走来走去,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黄巢仔细一看,只见那个老汉一手粗茧,满额的皱纹,是个劳累了一世的种田人。黄巢喜欢这号人,但不晓得他为什么那么着急,就上前恭恭敬敬地问道:“老伯伯,你为什么这样着急呢?”

老汉一看,是位零星客,就细声细气地说:“客呀客,你走得宽,可晓得黄巢今天能到吗?”

黄巢一听,心想:“奇怪!他怎么知道我今天到呢?是不是这回私访走漏了消息?”他没有声张,还是告诉老汉:“听说黄巢快来了,到了大门口了。”

老汉说:“唉,还在大门口!今晚不来,‘狼’从后门走了!”

黄巢晓得“狼”是指那些恶人,就追问一句“真的‘狼’要走了?”

老汉却好象没有听见,又象热锅上的蚂蚁,急急地走来走去,一句话也不说了。

黄巢看在眼里,想了一下,对老汉说:“老伯呀,你看我能捉‘狼’吗?”

老汉仔细把黄巢端详打量,突然“啊呀”一声,一扑就跪在地上,口里喊道:“大王,大王!”

黄巢说:“你怎么认得我呢?”

老汉说:“说来话长咧!我前回到县里看女儿,城门口贴得有大王的画像啊!他们绘影图形说要捉你,我当时就跟几个合适的人说,你老人家带这么多兵,杀得他们鸡飞鹅叫,哪里会捉得到你老人家咧!他们是搽粉进棺材——死要面子,来哄我们老百姓啊!可没有想到那张鬼布告倒帮了我一点忙,使我今天能认出你老人家啦!”

黄巢把老汉扶起来说:“好吧,既然你晓得了我的名字,那我们不妨交个朋友。老伯呀,你的尊姓大名呢?”

老汉说:“大王,交朋友不敢当。讲起我的名字来嘛,取笑得很。人家看见我爱讲直活,常常冲撞别人,就送我一个浑号,叫土地老子。”

黄巢说:“土—地—老—子,名字不错啦!既是土地老子,就要替地方上办点事哪!”

“说来是应该的。不过我能替地方上办得什么事啊!”

黄巢笑了笑,说:“土地老伯,不要急嘛!我先问你,你刚才说我今夜不来,‘狼’要从后门跑了,可是真的?”

土地老子说;“是啊!”接着就把恶人打算第二天逃走的消息告诉了黄巢。

黄巢高兴地说:“土地老伯,你能把那个磨刀的后生和那个舞锄头的嫂子找来吗?”

土地老子飞快地把那后生和嫂子找来了。那后生提着雪亮的刀,嫂子扛着锋快的锄头。

黄巢说:“大嫂,请你邀集舞锄头的姐妹们,今晚就去把这里的后路挖断。”接着又吩咐那后生:“伙计,你去邀舞刀的后生,替她们保瞟。”后生和那嫂子飞快地去做了。

黄巢转身对老汉说;“你嘛!还是做你的土地老子。告诉地方上所有的好人,今晚每家门口点一炷香,鸡不叫不要出门,千万不要让那些‘狼’晓得了。”

当晚半夜过后,忽然三声炮响,杀声震天,黄巢的兵马杀奔过来了。官兵向后面逃,后路截断了,吓得他们象一群挨打的鸭子——乱窜。黄巢的兵马一个大包抄,那些平时作威作福的官兵,杀的被杀,捉的被捉,投降的投降,一下子就被收拾完了。接着黄巢又收拾那些地方上的恶人。那些家伙想逃,看到逃不脱,又缩到屋里了。黄巢的兵马就连夜排家排户清查,门口有香火的,他们门都不进;门口没有香火的,冲进门去,捉到就杀。结果,杀的尽是恶人,没有杀错一个好人。人们说:“黄巢造反,在数者难逃。”原来他有这么个“数”啦。

黄巢那晚带着兵马,把这一带的恶人收拾完了的时候,鸡还没有叫,就找个地方歇息。说也巧,歇息的地方就在土地老子屋门口一带。这时,土地老子从窗子上钻个小孔,向外面看着。他看见大队人马在屋门外歇息,千百支火把照得外面通明透亮。隔门口不远有位威风凛凛的大王,正是黄巢。他就喊:“大王!大王!”黄巢一听,晓得是土地老子在喊他,就向屋门口走来。

土地老子看到黄巢来了,欢喜得直捋胡子,但是没有开门。

巢说:“‘狼’都收拾完了,你怎么不开门出来呢?”

土地老子说:“大王,你早先说怕误伤好人,告诉我们鸡叫封刀以后再出来。我们得等鸡叫了,大王封了刀,才好开门欢迎大王。”

黄巢说:“原来如此,我原先估计也要到鸡叫才能将恶人斩尽杀绝,现在早就收拾完了,等到鸡叫,老百姓闷在屋里多么不方便:你有什么办法想吗?”

土地老子说;“我试试看吧!”说罢,就“果介歌,果介歌”地装起鸡叫来。他这一叫,把附近的鸡都引叫了。人们一听到鸡叫,晓得把恶人收拾完了,黄巢封了刀,就一轰冲出门来,爆竹喧天地欢迎黄巢。

因为这地方发生过土地老子装鸡叫和黄巢封刀的故事。人们就把这地方喊成“鸡叫岩”了。


上一篇 黄帝战蚩尤
下一篇 金蛋的故事
发表评论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