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五郎的六种民间传说

特咪君 2017-11-13 590浏览 0评论

在梅山水师中,大多数尊张五郎为发源祖师,即使不尊张五郎为发源祖师的,在请神时也必请张五郎,并有记载详细的《张五郎咒》等咒语。个别水师派系虽连张五郎的名字都未提及,但在其许多法水咒语中,最后的一句总是“急急如律令”。而传说都称,“急急”是太上老君之女、张五郎之妻,张五郎得法于急急,这说明,即使是那些连张五郎名字都不提的水师派系,也与张五郎有很深的渊源。总之,学炼水师离不开张五郎,研究水师更离不开张五郎。笔者在做梅山水师田野调查中,收集到了不少有关张五郎的资料和张五郎神像实物,其中不同的水师派系,对张五郎的身世传说,有说法相同或相近的,也有说法不同的。而张五郎的神像实物,在统一的固定的倒立形象上,也因年代不同、地域不同、派系不同,而对选材、造型、表达方式与含义上有所区别。限于篇幅,在此介绍笔者所采集到的有关张五郎的六种传说。

传说之一。据新化已故水师姜孝芬先生生前向笔者介绍:张五郎十二岁发心到昆仑山老君那里去学法术,走着走着迷了路,正巧老君有个女儿叫急急,在路边洗衣服。张五郎就问急急:“你知道老君吗?”急急反问:“你找老君干什么?”张五郎说想找老君学法术。急急见张五郎长得俊美,就动了心,想嫁给他,所以她带张五郎回家,故意对老君说:“有个姓张名叫五郎的人要找你比法。”老君当时就要张五郎把后山的大树用木斧头砍倒。张五郎无法用木斧砍倒一山树木,只好在山里伤心地哭。中午时,急急帮他送饭去,见张五郎在哭,就安慰他,并使法术把树全砍倒了。到了第二天,老君将一把木锄头交给张五郎,要他把砍倒的树根都盘出来,把整座荒山开成土。张五郎到山里后,又发愁地哭。急急又使法帮他把树根盘出,把山开成土。第三天,老君把三斗三升油麻种子交给张五郎,要张五郎到后山种下。当时,急急暗中嘱咐他,要他千万不能抛种油麻,可张五郎很老实,到山里便将油麻种子全部抛种在土里。第四天,老君要他把油麻种子全部收回来,他哪里能够收回油麻?急急在给他送饭去的时候,使了法术,把所有的鸟都呼来帮助捡油麻。回家后,老君量油麻种,少了三升三合。老君大怒,急急向父亲讲情,说东量西散,少三升三合是没办法的。老君便把张五郎赶走,急急就随张五郎私奔。后来老君发现女儿跟张五郎私奔跑了,心中大怒,便放飞刀想杀了张五郎。急急用法术把飞刀收下,用鸡血涂上飞刀再放回去。老君看后知道是鸡血,又放飞刀。急急收下飞刀,只好要张五郎把手指咬破,用手指上的血涂在飞刀上,再放回去。老君这才方肯放过张五郎。后来,急急和张五郎跑到一个地方,在一棵很大的樟树下立坛学法,急急教给他法术。炼到最后,张五郎可以用麻筛担水洒扫坛场,还可以把自己的头砍下来翻一个筋斗去接好。有一次,张五郎将头砍下,翻个筋斗去接,正好被一个妇女拦住讨水,把张五郎的头搞反了。因为张五郎把头接反了,故张五郎被称为翻天倒地张五郎。我们炼的水,就是由张五郎传授下来的,在我们的本经中,不管请哪路神仙,咒语的最后一句,都是“急急如律令”,这就是说张五郎的法术是从太上老君到急急再传给他的。

传说之二。据冷水江水师刘化正向笔者介绍:张五郎,十二岁到老君那里去学法。老君看不起他,但老君的女儿急急喜欢他。老君要张五郎把一山的树全砍掉,急急使法帮他一下子就砍掉了。老君要张五郎把一山的树根全部挖出来,急急又使法帮他一下子就挖完了。老君要张五郎把三担六斗油麻子种掉,急急叫他不要去种,但张五郎一下子就全种了,等到老君要他将油麻全收回来时,才知上了当,后悔没听急急的。急急使法,令鸟把油麻子从地上一粒粒捡起来,但捡来捡去,最后还有六斗没收回。老君知道女儿心在张五郎那边,就想抓他们的把柄,抓到了把柄就可以处置他们。老君就端了碗饭给张五郎吃,在饭中做了法,放了药,只要吃下去了,张五郎就会与急急做爱,老君就可当场捉奸。急急把饭给哮天犬吃了,结果哮天犬降入凡间,狗公狗母性交,来来回回扯不动,搞了一个多两个时辰。急急就借机带张五郎逃跑。老君就放飞刀,飞刀在两百里以内没有见血不回飞。急急赶忙举起一根竹杆子,高过人头,竹杆上面昂首立着一只雄鸡。飞刀将雄鸡杀了,就返回老君那里。急急叫张五郎用红布带子缠了头,脑壳上也有红的,老君就算不到了。这样两人才跑掉,但没有地方安身。走到一棵黄樟树下,安了身,立了坛场,急急教张五郎练法。张五郎后来练到能用碳筛担水,能把自己的脑壳砍掉又粘起来。有一回,他把自己的脑壳砍下来,翻了个筋斗去接,没注意,粘反了,成了翻天覆地张五郎。

另外四种传说。前半截故事情节与前面两种基本一致,都是张五郎向太上老君学法,老君不愿意教,其女急急喜欢上了他并助他斗赢了老君。后半截结尾则各不相同:一说是老君放出大脑壳南蛇来追,五郎倒挂路旁篱笆桩上躲蛇,急急抛月经带治住了已爬上篱笆桩的蛇,才救了他。一说是有次张五郎行法事吹牛角,急急以为是别人来抢香火,顺手拿根纺棉花的签子插到柴火里,五郎顿感肚痛跑回家来,急急才知道是厌了自己的老公,就要他赶快在神翕下放水盆,脚朝上双手入水以解厌,并让他不要再外出行香火,她可叫天下行道人都敬奉他。一说是张五郎当上梅山法主后,常常在急急面前摆男人架子,急急激将他不会倒立走路,五郎受激就倒立,急急趁机用“定身法”把五郎定住了。一说是张五郎功德圆满后,有次去踏山,冷不防被一猛虎扑过来而滑跌悬岩,倒挂在一株枫树上尸解而去。(此四种传说见陈子艾、李新吾所撰《张五郎与蚩尤、盘瓠的关系》一文。)


发表评论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