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岳山的故事

特咪君 2017-11-13 40浏览 0评论

四十块光洋


  “强盗虽逞强,也有祸进房,屁股挨板子,应当又应当。”这四句顺口溜,说的是戴岳山智伏强盗的故事。


  且说戴岳山的父亲外去做皮纸生意,在一个伙铺里被一伙强盗抢去了四十块光洋。父亲留得一样性命回来,气得在地上打滚,因为这四十块光洋是用高利借来的。这几天,戴岳山读书的私塾放了几天假,他回家看见爹爹气急,便劝道:“爹爹,莫着急,我把光洋要回来就是。”


  他父亲听了,认为儿子还只有十五岁,是少年夸海口。但转念一想,往常听见邻居讲自已的崽蛮聪明,眨下眼皮是个名堂,倒也要试试他的真本事如何。于是感叹地说:“难得我儿如此孝心,只是要百般小心方是。”


  戴岳山说是如此说了,当真把光洋要回来,真是件背起蓑衣打火——引火烧身的危险事。为此,想了一天一晚,终于想出了个主意。第二天天没亮,胡乱吃了早饭,在邻居借了件女人穿的破旗袍穿了,裤也不穿就走了。来到父亲失盗的那个伙铺附近,学着古戏里县官微服私访,遍访了附近的店家老半天,店家以为他是个疯子,不理他。他没有办法,就来到一个赌场里,蹲下来听赌看把戏,见三个赌输了的人,在一个暗角里悄悄打划算。


  一个说:“这几块抢来的光洋以输光了,他妈的真诲气!”


  一个说:“我们今晚再伙同伙铺老板抢他一场就是了!”


  一个说:“那天晚上抢的做皮纸生意的四十专块光洋,放在卧室的虎皮裤子里,要老板借给我们用了如何?”


  戴岳山听处真切,飞快“猫”出赌场,跑到那个伙铺老板那里,报去了在赌场听到的消息,要老板提防三个赌徒。那老板开初认为他是疯子,不以理睬,见戴缺子把赌徒穿着和相貌说得十分相像,这才半信半疑。


  过了一会,三个赌徒果然来了,老板佯说先天借出去了,哄走了赌徒,拿出一块光洋谢戴缺子。戴岳山用干瘦的手理了理旗袍说:“我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这旗袍还是人家施舍给我的,光洋我不要,只求到老板铺里做个小伙计,赚碗饭吃就感激不尽了。”


  那老板见他谈吐诚实,就收留了他,白天帮助跑堂,晚上就安排目困在自已卧房口。当天晚上,故意不关房门,放了十块光洋在床上,戴岳山第二天醒来后,检了十块光洋给了老板。从此他更谨慎,手脚更勤快了。


  经过一些时间,戴岳山终于弄到了老板收虎皮裤的箱子的钥匙,乘晚上老板和人家酗酒睡死了以后起之后,找开箱子,拿出虎皮裤子,见那裤子好沉,原来两个袋子里都装满了光洋,戴岳山只要了四十块留在虎皮裤里,穿在身上就出了门,往家里跑去。走到半路上,忽然听后面有人追了上来,赶忙把四十块光洋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再若无其事的走路。老板带着几个家丁赶到,把戴岳山拿下去见官,告戴岳山偷了他的裤子和光洋。


  戴岳山却不慌不忙的对县官说:“老板,我一是一个男子汉,穿了衣,难道就不穿裤子么?”


  县官又问那老板裤子有何记号,老板说是虎皮面子,缎子里子。


  戴缺子忙说:“启禀老爷,我的裤子脚布里面还写有我的名字和缝裤子的时间。”


  县官命差役检查了戴岳山穿的虎皮裤,裤子脚布里果然写了戴天师的名字和制裤时间。于是惊堂木一拍,把老板打了十四板屁股。轰下堂去了。


  戴岳山和老板双双走出公堂,戴缺子摸着老板的伤说:“光洋四十块是你抢了我父亲的,这条裤子是顶这一向我家借钱的息钱的,打你四十板屁股,就是要你吸取教训,今后再莫抢人家的东西了。”


  一席话,说得那老板象八月的蔫茄子一样,把脑壳低到胯下去了。


  争山


  黄龙坪地方有两个员外,一个姓戴,一个姓李。戴员外老实本份,守着祖业的几十亩薄田和几座荒山度日。李员外家大业大。一贯奸猾狡诈,横行乡里。


  戴员外有座叫丹凤山的山头。山上树枝苍翠,花草丰茂,山中有一股清泉,泉水清亮,四季长流。戴员外爱若至宝。


  有一天,不知从何处来了一位阴阳先生,说这山里头有一块丹凤朝阳的宝地,如果谁死后葬在那里,其后代必出生王候将相。


  这话传到了李员外的耳中,他对这块宝地垂涎三尺,便召来几个心腹爪牙商量。企图通过本家势利,把丹凤山霸为已有。


  李员外带人在山上栽了不少李子树,又在山下立了禁碑,还邀一些人为他做证。


  戴员外气得病倒了。爱打抱不平的戴岳山知道了原委,主动找上门要戴员外向县里告状,他答应做硬证。


  告状这天,戴岳山却蹲在公堂角落里闭口不开了。急得戴员外只得听李员外请的证人说个不停。


  正当县官把山断给李员外时,戴岳山才哈哈大笑说:“争得好,争得好,争了这丹凤山过去,也给我出了口气!”


  县官听了,忙问:“此话怎讲?”


  戴岳山幸灾乐祸的说:“老爷有所不知,这个戴员外实在可恶,记得十年前有一天,我在他山上路过拉屎时,折了一根小树枝揩屁股,竟被他罚了三百文。”


  “可有罚条在手?”


  “请老爷过目!”戴岳山把事先准备好要戴员外盖了私印的罚条呈上。


  县官点了点头,把丹凤山断还了戴员外,并赏给李员外和假证人每人二十板屁股。


  财主愁


  一天,大财主在二财主家里喝酒,山珍海味无奇不有。正逢戴岳山和一个伙计从财主门前过身,那伙计说:“戴师父,平日讲你灵性,看你有本事吃得到这桌酒席吗?”


  戴岳山正好肚子锇了,说了声“要得”,走到两财主桌前,端起杯子就喝酒。二财主一见。气恼了,恶狠狠地斥责戴岳山:“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一起喝酒?”


  戴岳山并不答话,只用右手食指在酒盅里巴了点酒,在桌子上写了“财主愁”三个字。大财主一看,呵呵笑道:“我万贯家财,有何愁来?”


  二财主是个爱露本事的人,用筷子敲了敲酒盅:“莫非你一个穷汉,还要和我们比试吟诗喝酒不成。那好,就依你写的三个字,每人吟诗一首,做得来就请坐,做不来就滚!”


  戴岳山用右手揩了揩鼻子说:“小人奉陪。”


  “好呀,我先来。”大财主绣帽一整,手理八字胡子念道:“左边是贝右是才,壶中有酒我先筛,不是老夫夸海口,手上金箍无处买。”大财主说完,二财主红袍一挽,站起来说:“滴水洞下一个王,壶中有酒我先尝,帽上玉石不值钱,也要抵个小田庄。”说罢财大气粗的望着戴岳山。


  戴岳山这时肚子里也有货了,两手打了个拱手说:“我要说的是,乐火心来乐火心,壶中有酒我先吞,只因无钱少了礼,拔根毫毛表寸心。”


  两位财主一听,一齐大叫了起来:“你拔根毫毛也想吃山珍海味,想得倒美。”很想反悔前言。


  戴岳山不慌不忙说:“男子口,将军箭,做出了诗句,当然要坐下喝酒。”


  两个财主眼鼓鼓看着戴岳山喝酒,做不得声,只听他又说:“今天是碰上你们二位,我还损失了一根毫毛,要是碰上其他人,我连毫毛也舍不得拔呢!”


  注:戴岳山,又名戴月山,戴运山,因嘴唇有个缺口,诨名戴缺子,新化县黄龙坪(今龙通乡团结山村)人。生于清朝嘉庆年间,卒年不详。他小时读过几年私塾,生性机灵,说话幽默,才智过人。由于家贫如洗,于是长期出游各地,四海为家。曾做过生意,当过雇工,一生好打抱不平,不畏权贵,善恶分明。但有时也爱捉弄人,不过这对老实巴脚的穷人,尽为互相取乐而已。有关他的故事,曾在湖南、湖北、四川、贵州等地流传,特别是在新化、安化两县,更是家喻户晓,老幼皆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