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宝瞎子打进罗家院子的故事

特咪君 2017-11-13 220浏览 0评论

民国年间,横阳山有个练武的青年人叫刘楚宝,他自小操练的棍术小有名气。为了提高棍术,他专心致意练眼力,以便在与对方交手时能看清对方的兵器。他练眼力的方法与众不同,只要一下雨,他就站在屋檐下,睁大双眼对着屋檐水,虽然眼力是越来越好,与人交手时,他能够看清对方手里的兵器运动时的来龙去脉。但日久天长练到40多岁时,因屋檐水有毒把他的一双眼毒坏了。眼瞎了怎么办?他就练听力,他只要听到兵器舞动时带动的轻微的风声就可以应付自如。每有拳师与他交手时,他在背上绑一只砂罐,声称只要对方能打破他的砂罐就认输。但没有人能打破他的砂罐。

    有一回,他的小孙子对他说:“爷爷,我能够打破你的砂罐。”楚宝瞎子来了兴趣。爷孙俩当即在小坪里摆开了架势。小孙子瞄准一个机会,轻轻地将手中木棍笔直向楚宝瞎子戳去,一下子将他背上的砂罐戳破了。楚宝瞎子这才知道,小孙子是因为动木棍时没有用力,又加之是笔直方向,所以他听不到风声。

    楚宝瞎子有个老弟叫刘春山,在安化太虎坪做工。一日,刘春山跑回来搬救兵,对楚宝瞎子说,太虎坪有家大地主罗承典,家财万贯,雇用了一个连的兵力看家守院,又请了几位拳师教这一个连的兵丁练武。在这些拳师中有一个姓侯的拳师,功夫特别了得,他有一只50多斤重的大铜盆摆在天井对面,每次洗脸时,他只要轻轻一掂脚就能飞过一丈来宽的天井到盆里洗脸。再说,侯拳师听说刘春山也有点小功夫,因此向他下了擂台邀请书,意欲和他决一胜负。刘春山怕自己打不过他反而坏了名声,因此跑来向楚宝瞎子求救。

    楚宝瞎子一听,说,“我可以去试试。”刘春山便告诉他,罗家院里有一对恶狗和一对猴子也是特别厉害的,叫他注意防备。

    楚宝瞎子和刘春山当即来到安化的太虎坪,先找家旅店住下来。每日只在旅店门前晒太阳。他其实不是晒太阳,而是翻开他的臭棉被捉虱子。虱子很小,就是正常人有时也不一定看得到,但楚宝瞎子能够听风声捉到虱子。这样捉了三天,到第四天上,他摸进了罗家院。进门时,一对恶狗悄没声息地蹲伏在门边。俗话说,叫狗不恶,恶狗不叫。这一对恶狗真叫恶狗,看见楚宝瞎子推开大门后,一声不响地扑了上来,楚宝瞎子听准了风声,右手一捞便抓住了一只狗的前腿,转几个圈后将那只恶狗狠狠地摔死在墙头上,另一只恶狗和一对猴子见势不妙,转眼跑得无影无踪。

    候拳师这时候才正式出场。他看到楚宝瞎子有这等功夫,心里当下有些发慌。楚宝瞎子却高声叫道:“我就是寻上门来和你比武的,如何?”候拳师道:“我们是生打还是死打?”所谓生打就是“点到为止”,所谓死打就是往死里打,先立下生死文书,谁打死谁对方都没有责任。楚宝瞎子听出候拳师的话里有些怯意。因而道:“白白打死人不人道,我们还是生打吧。”候拳师这才安下心来。

    两人都在手上涂了墨水,规定点对方的胸脯,以点到多的为赢。

    只消几个回合下来,候拳师的胸脯上已被楚宝瞎子点了三个墨迹。但候拳师浑然不觉。楚宝瞎子又跟他开了个玩笑,绕到候拳师的背后,在他背上点了一脚,留下了一个脚印。候拳师居然还不知晓。旁边看热闹的人大喊:“候拳师,你不必再打了,你输了。”

    候拳师这才退开一步,向楚宝瞎子打个拱手,说:“刘师傅,我是真的输了。”

    自此,楚宝瞎子的武功在方圆百十里名声大振。


    讲述人:陈福球 


发表评论


Title - Artist
0:00